说真的,我们到底在讨厌教科书什么?
原因很简单,它不美、甚至有点无趣。

那些曾经感动我的美,为什么身边没有

这次国庆假期归来,你有被外面的风景惊艳到吗?瓶子君这回参访结束,路过一些欧洲国家,常常会被那种嵌在生活中的美所感动。

▲瓶子君@威尼斯

▲瓶子君@阿姆斯特丹

不止是小镇、建筑、店铺,甚至是海报、标识等等目光所及的环境,都有一些不可言喻的美,让你的眼神无法逃开,引得瓶子不住地感叹「为什么能生活得那么美」

台湾交通大学毕业的三个男生,都曾到欧洲交流学习,丹麦、英国、荷兰、瑞典……一番游历后回到家乡,三个人聚在一起,不是大谈自己的旅游经,而是惋惜失去了别样的美感环境。因为发现自己举目望去,台湾不美的事物有那么多,那些在欧洲曾经触手可及的美,一下子荒芜了。

这种切换的不安使得他们开始沉淀,深思。为什么台湾可以这么丑?到底台湾的美学出了什么问题?张柏韦说,无论市区或乡野,走到哪都跟画一样,就连宿舍的罚款单也很美。「马上就有视觉落差的感觉,去过欧洲的人,我想多少有些共鸣。」

三个男生分别是陈慕天、张柏韦和林宗谚(从左至右)
他们不认为台湾缺少有能力又有风格的设计师,但台湾整体的美学环境则是另一回事。「我们觉得这在于全民化的教育,而不是精英化的教育」陈慕天在演讲中强调。
学习的专业根本与设计毫不相干的这三个年轻人,受到的触动一直挥之不去。陈慕天说:「回到台湾后,我一直在思考,自己到底能为台湾做什麽?」究竟要如何着手改变台湾的美学环境,三个人陷入苦思。

▲左二为张柏韦,右一为陈慕天

「我们要影响的是很大一群人,必须长期曝光、长期累积。」张柏韦说。
就让一切改变从一本教科书开始。2014年,「美感细胞-教科书改造计画」诞生,联合设计师与插画家绘制插图、设计版面,再和出版社斡旋,他们想要重新定义教科书。美感细胞相信它的力量「给我一本课本,我们给孩子一座美术馆。」这个小团队在台湾教育界别具一格的声音。

还有,台湾的美术馆几乎都设在都市,美感的养成教育有先天上的门槛:经过调查发现,大多数台湾儿童(最易培养创造力的年龄通常认为是在成人之前)去美术馆的频率是一年一次或多年一次,并且还有城乡差距。

(图片来自陈慕天的演讲)

关于教科书这个大胆却击中要害的想法,是张柏韦和陈慕天在校道上边走边聊产生的。「欸,就教科书不错,而且每个地方的孩子都有」他们想的是,要怎么做才能使台湾赶上其他地方的美学的态度和进度。

「我们希望,有一天可以让台湾所有的小孩,都能长期生活在美的环境裡,不论城市或乡村。」

美感细胞维持教科书原版内容不变,广邀设计师、插画家来重新设计版面和绘制插图。因为没有资金,设计师们都是志愿加入这个计划,没有薪酬。后来,美感细胞团队透过网络众筹募集资金,两个月共吸引268人支持计划、募资26万新台币,最终将钱用于影印教科书。

「原来课本可以长这样」的惊喜

(以国小五年级国语课本为改造主角)

亮点一:封面设计交给你,每一本都独一无二 

国语课本的封面上有一个显眼的生字格,格子右上方有一个点。这个点可以变成「我」、「裕」或「伐」,可以变成任何一个字或是图案。孩子们把它当成画板,想到什么都往上画,定义自己想要的封面。

▲一个学期之后,你想它变成什么样?

亮点二:大胆使用Google配色、设迷宫小游戏

第四课「引人注目的Google标志」直接就把Google的配色用在各种平面符号上,一看就让人有阅读欲望,还充满了IT行业高深莫测的神秘感。

最不可思议的就是后文设计了迷宫让学生挑战,还传达了创意和挑战未知的精神。

亮点三:画风更亲民,更可爱

第五课「火星人,你好吗?」用手绘的飞船、天体、火星上的坑洞使太空世界更加可爱。原来书上仅放了一张干瘪的图片,产生的更多是距离感,加上大片文字的堆叠很难产生阅读欲望。

亮点四:把知识用到课本上,设猜猜看小游戏!

第八课「动物的尾巴」很受欢迎,特别设置了猜猜看的页面,让学生来辨别尾巴属于哪个动物。把一门有些动物科学内容的课用更加生动喜人的方式呈现,瓶子君都有点想知道这一课到底想说什么!

亮点五:用细腻的画风展现自然美

 

这个实验版美感教科书用尽浑身解数:融合了10种不同设计风格,包含插画、拼贴、实际照片等,还有三分构图法、黄金比例等精细多元的排版。

林宗谚举例,「课文中提到熊,普通教科书也许会直接放上熊的图片,但在改版教科书中,会以熊掌、毛皮等部分,让小朋友多点联想,『我们无法定义什麽是美,但是我们可以给他们空间,让他们多点想像跟延伸』。」

 

到底好不好,当然还是他们说了算

2014年9月,大湖国小是美感细胞团队进行「实验」的第一站。

课本被小心翼翼地包成像礼物一样,一个一个发到他们的手里。将要发生什么事情,团队的人都既期待又紧张。

令人兴奋的是,这个大胆的实验是相当成功的。

小朋友们在拿到书之后又惊又喜,不敢相信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而且还是课本!!——「看这本比较开心!」透过导师提问,孩子七嘴八舌比较差异,有孩子好奇:「生字排列方法不同耶?」另一个孩子想了想:「它可能想让思想更自由、空间更开放。」

最后的小采访,小小年纪的她说「原来的教科书,太现实了,看着好烦」

小五生蔡家怡笑说:「超喜欢新课本,但会捨不得用耶。以前课本比较无聊,如果课本这么活泼,上课比较有趣!」

孩子们的导师吴虹萱观察后发现,「改造版贴近孩子,孩子像在阅读故事书,对语文课的兴趣明显提升。」尽管没有人可以定义什么是美的,但对比原版来说,改造版让孩子们更加兴奋和认同。更有趣的是,网络上大批的网友都和瓶子君一样,高呼为什么自己年轻的时候没有这么美的教科书!

▲小时候

实验版是两年前踏出的第一步,而美感细胞团队的目标,是「5-10年内,让全台湾50%的孩子都可以用上这样充满设计感的教科书」

而两年后的今天,全台湾都分布着他们的试点。这学期,他们和80+个班级、60+个学校合作。美感细胞团队只有4个人,关于大家的工作模式,「并没有什么主业副业之分」张柏韦介绍说,「我们一直都在忙这件事情,会定期开会,分配好大家的任务,然后各自完成」

 

是挑战权威还是打破桎梏?

这个看似处处充满权威和障碍的圈子里,其实处处是可以努力的方向。美感细胞团队扮演的角色更像是一个协调者,他们负责联络招募设计师,透过教师公会与老师协商,和出版社合作,甚至拜访立法委员。

「设计过程以设计师为主,出版社和老师会提供建议,在执行设计上,想让学生从中学会什么」教师公会的老师如有兴趣,可以在网上提交申请表加入这个不断扩大的实验,分别用原版和美感版教科书教学,体会不同和不足。

「出版社也想尝试做好,教科书也想做好,过去体制内不敢尝试的东西,可以在体制外的情况下尝试。」

连立法委员许毓仁与他们见面后都感叹道,「其实每次看到这些为着台湾为着教育努力的年轻人,我都会有种感慨,为什么小时候我没有办法拿到像这样用心设计的课本,或是为什翻转教育到现在才开始……但回头一想,我们的下一代,一定值得比我们当年更好的一切!

▲立法委员会在立法院的网站上编写一些关于企业或是团体参访的记录

当然,张柏韦也提到了困难点,就是要怎么去了解教育的整个环境和模式。年轻的他们需要各方面的经验,他们需要不断地查书看书、咨询相关背景的教授,毕竟教育和美学这个领域,他们是外行。「其实没有什么诀窍,就是这样一个一个去见老师和出版社的人,你的事情做得越完整,反馈就会越有效」

能够得到舆论的支持,团队非常高兴,一旦这个问题被广泛的曝光,人们就会注意到,这样的聚焦就是他们获得理解和支持的关键一步。

▲陈慕天和张柏韦都曾在TEDX的论坛上演讲

张柏韦认为发书的过程就很好玩的经历,可以验证自己对一些东西的想法是不是对的,并且这是一个人气暴涨的过程,因为小朋友对事物的好坏有最自然的反应。怎么样让小朋友看到最好的东西,对他来说很重要。

四个人组成的美感细胞团队,从一个班级的实验,到全台湾80多个班级的大试验。那些曾经感动他们的美,也许会在将来成为下一代的目光所及的常态。

「给我一本课本,我们给孩子一座美术馆。」的梦想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