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看完这篇文章以前,我敢说你没完全看懂《神奇动物在哪里》。

 


 

在这部哈利波特的番外篇里,有两条线故事线:一条是以男主纽特为线索的奇幻魔法动物园,另一条暗线是被收养男孩克雷登斯的悲惨一生。

 

因为养母长年累月地虐打克雷斯登,他的内心充满恐惧、仇恨、绝望,这让他内心的黑暗不断膨胀。这些黑暗滋养了默默然,而默默然反过来也吞噬着他。

 

 

 

在J.K.罗琳的作品中,有很多孤儿角色,比如从小失去父母、寄人篱下的哈利波特,以及同是孤儿院长大的伏地魔。

 

为什么J.K.罗琳塑造了那么多在孤儿院长大、有着童年阴影的正反角色?这其中大有隐情。

 

孤儿院里的童年伏地魔

 

在创作《哈利波特》期间,有一天,罗琳在报纸上看到一个故事:捷克的一家孤儿院里,一个7岁的小男孩被关在笼子中,痛苦而无助。

 

那个画面让她颤抖且震惊:她一直都以为被孤儿院、福利院收养的孩子可以得到很好的照顾,但现实却是那么糟糕。

 

那之后,罗琳四处调查、搜集资料。她发现,孤儿院是一个糟糕的制度,它像一座荒岛,把原本孤独的孩子圈养在一起、远离世界,只喂养他们而没有对每个孩子的单独的爱。

 

 

实际上,很多孤儿院的孩子并非没有亲人,他们被送到孤儿院的真正原因是家庭的极度贫困,而他们的父母认为孤儿院是能让孩子活下来、受教育的出路。

 

作为一个曾经极度困难的单亲母亲,罗琳相信,与孤儿院只有饭菜、没有关怀的冰冷体制化管理相比,再贫穷,家庭的陪伴能给予一个孩子的力量也截然不同

 

正如《神奇动物在哪里》中,最初被误认为是「默默然寄生者」的小女孩莫迪瑞丝,被送到孤儿院之前,她和父母以及12个兄弟姐妹住在一起;而当最恐怖的事情发生时,她的第一本能,是逃回自己家中。

 

了解到孤儿院的真实情况后,罗琳强烈地想做点什么。

 

2005年,她出版了第六部《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揭开了伏地魔在孤儿院长大的身世;同一时间,她创立了 LUMOS ——一个以社区而非孤儿院为基础的儿童服务体系。

 

 

你还记得吗?LUMOS 是魔法世界里的咒语,意思是「荧光闪烁」,它能帮助魔法师在黑暗中点亮魔杖,给前行的人光和力量

 

在LUMOS的儿童服务体系中,罗琳连结政府、社区、专业人士的力量,让回归原生家庭成为孤儿院孩子们的首选,其次才是领养。

 

社工会为每个家庭设计具体服务方案,为他们提供健康、教育和社会保护等一系列帮助。

 

儿童专家们为孩子们设计服务方案

 

LUMOS 都会关注每一个需要帮助的孩子,从辅导他们练习语言的发音、建立自信,到鼓励他们结交朋友、参与游戏,LUMOS让孩子们懂得自己的权利,以及如何去争取。

 

来自孤儿院的Moldova的画

「我有权去好好活着,我有权去爱我的家人」

 

每个月,LUMOS 在全球各地进行保护孩子的爱心活动,得到全球各个儿童保护相关机构的呼应与支持。

 

罗琳在 LUMOS 宣传活动现场

 

保护孩子,让他们远离孤独和伤害,让每一个孩子有机会在家庭的关爱中成长——这是JK罗琳创办 LUMOS 的初衷。

 

小雀斑 对话 JK罗琳

 

《神奇动物在哪里》正式上映前,J.K 罗琳和小雀斑 Eddie Redmayne 在纽约卡耐基音乐厅来了一次对谈,这次对谈无关电影,而是关于LUMOS。

 

看完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我们说《神奇动物在哪里》是罗琳给 LUMOS 做的宣传片了。

 

想练听力\有WiFi\流量土豪的小伙伴

请直接刷没有字幕的视频

(时长27分钟)

前5分钟为小雀斑神侃和介绍LUMOS

从5分34秒开始,罗琳上台和小雀斑对谈

 

贴心的我们,自然会为你准备【省流量精简版】:)

 

小雀斑LUMOS 所关注的是大格局的、可以说是人道主义层面的问题,这的确是一项了不起的事业。一开始是什么触动了你?

 

J.K 罗琳我以前在报纸上看到了一个故事——那是一个7岁的小男孩,他被关在一个笼子里。当时我怀有身孕,在看到这张照片时我是很震惊的:一个小男孩,双手抓住笼子上的铁丝,看嘴型好像还在哭喊尖叫着。

 

 

JK罗琳当年看到的小男孩

当时我不忍心再看下去,就赶紧翻页;但又觉得羞愧,于是我对自己说,你一定要读完这个故事,如果这个故事像照片上看起来那么糟糕,你必须得做点什么。最后我读了那个故事,比照片上看起来更糟糕:那是一个捷克孤儿院,所有孩子都像图片上的小男孩一样,在极度恶劣的环境下成长。

 

第二天,我开始给我所有认识的人写信——英国议员、欧洲议会议员……我甚至写给了捷克共和国的总统。在这过程中,我结识到了这个领域的一些专家,我也因此创立了 LUMOS 。

 

小雀斑据我所知,如今世界上有 800万 的孩子生活在孤儿院里。

 

J.K 罗琳这只是我们知道的数字。对我来说真的很难以想象800万孩子们都活在那样的环境中。当然我们不能说所有的都是这样,但至少有一小部分,像之前报纸上的孩子那样,他们在沉默中活着,他们在我们的世界里几乎是隐形的。

 

事实证明,即使是那些经营得不错的孤儿院,很多也会对孩子们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我想你深知这一点——你现在也有了5个月大的小baby,作为母亲的我也是。

 

所有父母都知道,在孩子年幼时期,他们本能地需要父母的爱。而正因为缺少父母的爱,很多孤儿院的孩子面临着智力发展迟缓、心理创伤等问题。孤儿院抚养着一群孩子,却不能单独地给予他们每个人需要的爱与关怀。

 

 

小雀斑有一些数据已经证明了这种方式的错误性

 

J.K 罗琳对。相比起正常家庭长大的孩子,孤儿院里的孩子被虐待的几率是他们的 6 倍、沦落至卖淫的几率是他们的 10、犯罪的几率是他们的 42 倍、自杀的几率是他们的 500 倍

 

小雀斑: 一些发达国家的人们实在是对真实的情况知之甚少。

 

J.K 罗琳: 是的。80%以上孤儿院里的孩子至少有父母其中一方。其实,爱孩子的父母亲怎么会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给孤儿院呢?主要有三个原因造成这个情况。

 

  • 第一个也是最大的原因:贫穷。在父母眼里能让孩子存活的唯一方式就是送给孤儿院,因为那里有人可以提供食物。
  • 第二个是因为孩子的残疾。父母被告知,孤儿院可以为孩子提供医疗援助和教育。
  • 第三个原因是自然灾害。破碎的家庭往往以为孩子们只有在孤儿院才能好好活着,发达国家的人都很慷慨,愿意为灾难中的不幸孤儿捐款。很多机构却借此机会中饱私囊,而孩子们被当做了赚钱的工具。

 

 

小雀斑那么我们应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J.K 罗琳这的确是一个很难的问题,你也可以想得到,要解决这件事情十分复杂,但它并不是无解的。LUMOS正为此带来了希望。

 

「But, I bring you hope.」

 

我们可以从两方面努力:首先我们尽力援救生活在恶劣条件中的孩子们;其次我们要从根本上减少孤儿院的儿童数量——到2050年,通过我们的努力,商业机构化的孤儿院将不复存在。

 

我想要强调的是,LUMOS 跟当地机构共同努力,改善孩子们的情况。我们跟联合国、欧盟合作,推动政策的改变政府、社区、社工等专业人士会共同努力下,让孩子们在家庭中成长,而不是孤儿院。

 

 

小雀斑: 这确实是一项很庞大的事业,但就像你说的,这并不是无解的。我想你一定很为 LUMOS 所做的事情感到骄傲吧。

 

J.K 罗琳:是的,这也许是我一生中最骄傲的事情之一。

 

 

在 LUMOS 的帮助下,来自 Saint Christophe 的15岁女孩 IIlove Radimet ,在孤儿院生活了 6 年后,又重新回到家人身边,她说:「能和家人们住在一起真是太好了,我不喜欢待在孤儿院的日子。」

 

 

LUMOS,荧光闪烁,

这是J.K.罗琳,一个魔幻儿童文学家、一位母亲

在现实中构建魔法世界。

 

作者:孟楠 王穗

编辑:范范

 

– END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