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记忆中,在屏幕上看过高冷的时装秀是这样的:

看过最妩媚的时装秀是这样的:

但是今年最让我惊叹的时装秀是这样的:

图片/Peter Cooper

这是今年二月的纽约时装周里,史上第一个专为患乳腺癌的女性设计内衣的时尚品牌,AnaOno Intimates 所做的内衣秀。当然不如“维多利亚的秘密”那样华丽炫目,但掌声和喝彩却不输于它。

这些模特不是身价上千万的超模网红,更不是身姿曼妙的女子,尽管体态平凡、偶有赘肉,但卯足了劲在走台步,意外地带点小性感。和普通人的身材有一点明显区别,她们每个人的胸部形状都很“不普通”。

一共16位模特,都是乳腺癌患者,来自不同的年龄段,最年轻的模特患病时仅18岁。在这场秀中,有半数以上的模特所患的癌症已经扩散到了乳房以外的地方,也就是说, 有些人也许已时日无多。

这么一场特殊的秀,让人越发好奇这个“史上第一”的品牌是如何调动脑洞和资源,让这16位拥有“不普通”胸部的女性,洋洋洒洒走在舞台上,不带一丁点儿的苦涩。

这张照片最中央,穿着黑色V字领连衣裙的人,就是内衣品牌 AnaOno Intimates的创始人黛娜(Dana Donorfree),曾经在27岁时被检查出乳腺癌。

就在她28岁生日的前一天,一通电话告诉她自己得了乳腺癌,必须切除乳房才有活下去的机会。已经快要结婚的她,不得不推迟婚期,接受手术和治疗。

▲图为AnaOno Intimates的创始人黛娜(Dana Donorfree)

“这真像一个炸弹,一下子就把我的世界推向了黑暗的深渊,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就像个破碎的女人。”

▲年轻时的黛娜

手术很成功,迟到1年的婚礼也顺利完成了,黛娜也做了胸部整形手术,但她还是没有准备好面对自己产生“戏剧性变化的身体”。

她常常在内衣店的更衣室里大哭。

对她的身体来说,传统的内衣已经不再适用,尤其是带有铁丝或是模杯的文胸。店员总是递给她一些肉色的毫无美感的内衣,整形外科医生又建议她穿运动内衣和背心,自卑和伤心让她发誓,我告诉自己我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在其他女人身上。”

作为萨凡纳艺术与设计学院时装设计专业的毕业生,被查出癌症之前,她曾经在高端时尚品牌工作过。工作和病痛中的各种复杂经历,让她重新开始忙了起来。一切就像《奇葩大会》里的女CEO刘楠说的一样:我等不及这个世界变好,所以我要自己来。

生病后感受到的自卑、不满、伤心、崩溃,都成了她“自己来”的理由:“如果我在得癌症之前可以穿着性感的内衣,那我得癌症以后也要。”她决定自己动手,设计适合乳腺癌患者的性感内衣。

这不仅是她黛娜一个人的需求,女性与乳腺癌的抗争,一直都是个残酷的过程。蔡琴、汪明荃、澳大利亚歌手凯莉·米洛等都曾患有乳腺癌,因乳腺癌复发病逝的歌手姚贝娜早在2011年就进行了乳房切除手术,安吉丽娜·朱莉也在2013年为降低发病概率而切除双乳腺。

据全国肿瘤登记中心预测,到2021年,中国乳腺癌患者人数将高达250万,55岁以上女性中每1000人就可能有一位罹患乳腺癌。

尽管治愈的案例不少,但经受过治疗的女性生活上的遗憾却像个不约而同的秘密,鲜有被提及。为了更好地设计产品,黛娜找了很多真实的幸存者来测试不同风格的内衣:

比如没有钢圈的款式、无缝无痕的款式、稍带蕾丝边的性感款式。有设计知识和真实的经验支撑,黛娜不断地改进各种系列来满足使用者的需求,譬如用什么布料能延长频繁对抗化疗时内衣的使用寿命,以及因为治疗过程而容易敏感的腋窝要用什么样的缝合方式来让穿着者更舒服。

除了舒适度的大大提升,黛娜也没有忘记最重要的“变美的权利”,内衣系列展现着设计感,模特有着灿烂的笑容,就和术后的安吉丽娜·朱莉说的一样:丝毫不减女人味儿。

▲售价也蛮合理:28美元-54美元

黛娜希望,不管是接受了乳房切除、肿瘤切除、乳房重建,还是因此引发了疼痛或不适的女性,都能找到合适的文胸和其他日常便服。

“有的女性,虽然在手术后保住了一部分乳房,但却留有非常明显的手术疤痕,或者植入了并不美观的假体乳房。我希望让她们继续拥有,穿 V 字领时尚上衣和连衣裙的权利。

对于术后恢复期的女性,黛娜还专门设计了一款 Miena 长袍,带有一个可分离的腰带和内兜,可放入手术排水管,方便她们把多余的血液和体液,从乳房切除术后的乳房中排出。看起来很优雅。

这些本身就自带同理心、充满关怀的产品,就像乳腺癌患者抗争生涯中的“小确幸”,帮助她们稍微顺一点进入那个戏剧性的阶段,能和T台上的那16名模特一样,带着灿烂的笑容,霸气侧漏。

说回这场“惊为天人”的秀,除了模特与众不同,产品与众不同,这场不止于品牌的秀自带“女性解放色彩”。

看其中31岁的艾丽卡•哈特(Ericka Hart),是一名黑人女性,她于2015年为切除的双乳做了乳房重建手术。在秀场上,她强烈恳求主办方允许她裸露上身展示自己的伤疤,并表示希望能够激励有同样遭遇的黑人女性,告诉她们并不是孤身一人在与病魔抗争。

▲如此这般的自信,毫不掩饰的自信。

此外,和其他只对受邀客人开放的时装秀不同,这场秀大方地向公众出售了部分门票,而销售所得的全部钱款,则被捐献给一家叫“癌症小岛”(Cancerland)的非营利基金会,用于支持女性与乳腺癌抗争。

▲模特在自己的身上标记#Cancerland

一定程度上,女性地位的提高伴随着文胸的演变。从18世纪女性巨大的裙摆到19世纪巨紧的束腰,再到20世纪的胸罩和21世纪透气的弹力紧身衣。女性今天在穿着上的自由,相比300年前,已是无上的自在。

看看橱窗里小巧轻便的内衣,它离不开一个又一个“隐藏人物”的努力:

19世纪中叶,出生于美国纽约的布鲁玛夫人将女性地位的提高与女性服饰联系起来思考,提倡将女性从不便行动的长裙和硬性束腰的胸衣中解放出来。

20世纪30年代的美国,胸罩大规模生产的年代来临了,由 SH Camp 公司首先提出的用A到D的字母来定义罩杯大小(现在已经扩展到无穷大了)。很多公司才意识到需要用不同的罩杯大小来适应不同的胸部。

2017年,已经有人开始为切除乳房的女性设计内衣,让不同需求的女性同样拥有美丽的权利。

当年接受切除乳房手术后,黛娜像许多手术后的乳腺癌患者一样,在胸部纹身,缓解心中的痛。她纹的是樱花树,因为它很美,是“象征着她的生命之树”。

她身上的樱花树、她设计的内衣,都是她赞美生命的方式。

作者 | 滴哪

编辑 | 麒麟

题图来自 Nikki Riley Photography

参考资料 | Buzzfeed、Ana Ono官网、 instagram(@daynadono)、mic.com、2015年中国肿瘤登记报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