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上海市南京东路20号,和平饭店一楼,每晚七点左右都会有爵士乐演奏。乐队一共六位乐手,现今平均年龄80岁以上,江湖人称“和平饭店老年爵士乐团”,被誉为“世上最老的爵士乐队”。

乐队1980年成立,30几年来,老年爵士乐团很受欢迎,表演的场地可不仅限于和平饭店一楼,演奏的对象更是重量级多多,各种肤色都有。

▲真的是从头白到脚,从头帅到脚。

曾出访过20多个国家和地区,接待过的贵宾多不胜数,当中包括美国前总统卡特及列根、意大利总统奥斯卡、挪威国王哈拉尔五世等,也和莫文蔚、陶喆、张杰等歌手合作过。

这样的高龄并没有成为扎眼的阻碍,相反,正因如此,旧上海好像定格在他们的演奏里。这么多年,尽管团员更新换代,他们坚持演奏着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老上海鼎盛时期的爵士名曲。

4年前出过一部纪录片《上海老爵士》,专门讲述乐队远赴荷兰鹿特丹参加全球最大的室内爵士音乐节“北海爵士音乐节”的旅程。在影片中,这些爵士乐界的传奇人物奔赴荷兰,在来自全球各地的爵士乐爱好者面前演出。

纪录片的海报上,挥着鼓棒的是现在的团员之一鲍正桢老先生。
“这个房子老的,这个是新世界”

“旧社会里这里都是舞厅啊,最多了”

“就这个转弯这里也是,那时我还在大学念书了 ”,他边说边指着上海街边的建筑。

舞台里人家都在跳舞,鲍正桢没有跳,他就坐在下面听。当时大多的舞厅请的都是外国人来表演,他们吹萨克斯,吹得好听。后来他也步入爵士乐的世界,成为了一名鼓手。

上海从满目的舞厅到金融中心,鲍先生也从大学生变成了年过古稀的爷爷。没变的是,他还在玩爵士鼓,在乐团里担当鼓手。

▲团员们在荷兰

新世界和旧社会的变迁,因为老年爵士乐队,充满了真实而强大的时空感。小号手周万荣是1980年创立之初的队长,在一次采访中说起当年在旧上海卖艺谋生的经历,周老先生不无感慨:

同现在完全两样。那时侯来玩的都是国民党的高级官员和立法委员这些人。我是三九年末四几年初来上海的,日本人侵略了我们,他们搞禁舞,我也搞不清为什么禁舞,因为我们要谋生呀,否则我没饭吃呀…… ” 

▲乐团成立之初的六人

▲右一为周老先生

曾为了生存而四处奔波卖艺的周老先生确实没想到,在年逾古稀的时候,还能成立自己的乐队,继续玩爵士。

这是他在旧上海的舞厅里演出了一辈子都没有经历过的。此外,团员中还有人曾经受文革影响很深,颠沛流离后还能抄起“欢喜之物”,不容易。

年轻时经历旧上海的变迁,熬到年纪增长了,新上海又给了他们年轻的机会,让他们”体面地、疯狂地“展示自己这一辈子好的这口。

黑管兼萨克斯手孙继斌调皮地说:“如果演奏的时候底下有个小姐,你来不及跟她打招呼,可以这样”

然后他又补充了一句,“当然现在不行了,年纪大了。中国有一句话叫轻浮。”

有次,和平饭店门口出现一位被搀扶着走进来的外国老人,这位老先生竟然是过来寻找最老的爵士乐团成员。

原来,这位外国老人的父亲过世以前曾经来过中国,聆听了最老一辈成员周老先生在百乐门的演奏,希望儿子来中国的时候能再次探望下乐团的老朋友。

纪录片里老先生们一个劲儿地说着曾经影响过他们的美国爵士,那些收藏过的唱片,在台下看过的演出。某种程度上,如今他们终于活成了自己曾经仰慕的样子,弹奏着年轻时心心念念的好听的音乐。

周老先生曾说过:“我希望身体允许的情况下,我还能继续吹下去,如果真的吹不动了,那时候我再Bye-bye。”

就像《As time goes by》(时光流逝)这首歌的歌词一样,

无论未来如何,时光流逝,唯月光和热爱的歌曲,不会老去。

No matter what the future brings

As time goes by

Moonlight and love songs

Never out of date

 

每当老先生们每天梳理完头发,穿上西装准备的时候,和爵士相伴的一天又开始了。

 

关于他们

爵士酒吧

营业时间18:00 – 02:00

老年爵士乐队 19:00 – 21:45

老年爵士乐队及歌手伴唱 21:45 – 00:30

和平饭店一层大堂

上海市南京东路20号,200002

www.fairmont.com/peacehotel

 

想了解更多爷爷们的小秘密,可以找这部纪录片来看:《上海老爵士》,或者直接去和平饭店一层大堂找他们吧!

 

编辑:范范、麒麟

资料来源:纪录片《上海老爵士》、新华网

 

-END-

今天是国际爵士日,偷偷告诉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