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生活中有什么事情,像一根刺一样

让你觉得不太舒服?

「共享单车是方便,可我三天两头就碰上故障车,总看到报废单车堆积如山的新闻。」

「很多地方的公厕都脏得要命,而且女厕所永远比男厕所人多。」

「在城市里打拼,总会遇上堵车堵得我欲哭无泪的时候TAT」

……

 

日复一日,我们似乎不得不习惯这些不舒服的存在,偶尔皱皱眉吐槽两句;但有一种人偏不信邪,TA们用创造力介入社会问题,探寻解决方法,创造美好改变——

BottleDream将这群人定义为创变者(ChangeMaker),过去6年来,在全球20+个国家找到了1000+位创变者,并把TA们的故事带到中国来。

但我们发现,我们正面临一个更大的问题:很多小伙伴会发消息或在微信后台留言说:

「OK,我已经看了 BottleDream 很多很多的故事,我看了你们的视频,我参加了你们的瓶行宇宙……」

然后呢?

创变者跟我究竟有什么样的关系吗?

我天天有那么重的工作生活压力,

创变者真的跟我有关系吗?

这一次,我们用 3 个小故事

邀请你一起简单直接地做 1 件事

▲BottleDream联合创始人兼CEO衷声

在瓶行宇宙第二季的演讲

第1个故事

尊重自己的「bug」

那里藏着你最明亮的力量

阿培是个23岁的山东姑娘,典型白羊座,肤白貌美大长腿,乍看像刘雯,再看像全智贤,怎么看都无法跟「边缘群体」挂上钩。

可这姑娘从小特别能睡觉。从4岁起,能14秒入睡,每天睡16小时,白天走路睡、聊天睡、上课睡、考试睡,她爸得把她绑在摩托车后座才放心;她不能大笑,因为随时有可能猝倒,笑前得先扶墙;长大后,有一次开车睡过去,险些在高速公路上出车祸。

21岁,她在美国念书,在同学提醒下,去医院做了16小时体验,确诊为得了一种叫「发作性睡病」的罕见病。她当时坐在医院里,静静哭了很久很久——并不能放声大哭,因为情绪不能过激。

回国工作后,她发现不对,国内医院对这个病的触及少之又少。她想想自己20多年受的委屈,而发作性睡病平均每2000人里就有一个,那在中国至少有70万同类,他们也许正在被误诊为抑郁症、心脏病、爱偷懒,甚至开着车就奔上了高速。

「就不喜欢叫什么『患者』『患者』的」,阿培讨厌可怜兮兮被人同情,于是她成立了一个联盟,叫「醒醒发作发作性睡病联盟」,给自己的同类取了一个爽快的名字,叫「觉主」,睡觉的觉。

今年春天,她发起了一个全世界第一个躺着就可以支持的公益行动,叫「我请你睡觉」,听起来好像有点污,但活动的野心非常大。其实,它是借用了冰桶挑战的接龙的模式,让你用这样有趣好玩的方式,参与传播发作性睡病的知识科普:只需要你在任何一个地方、用任何一个姿势躺下,拍一张「睡觉」的照片,接龙给另一个朋友,附上科普「觉主」知识的链接。于是,你会看到很多年轻人就开始「睡」起来了,各种「睡」,「睡」得非常的开心。

阿培用一种非常有意思的方式,去做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传播,或者说一个很包容的传播。BottleDream团队小伙伴很喜欢穿「我请你睡觉」的卫衣,跟朋友吃饭时都会安利阿培的故事。我们才发现,原来我们身边真的有睡而不自知的「觉主」,程度或浅或深。

阿培曾和我们分享,其实「发作性睡病」对她来说是人生中的一个bug,给她带来很多我们无法想象的痛苦;但实际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bug,比如脸上长雀斑、个子长得矮、说话不利索、不擅长社交等,哪怕是再微小的,都可能像一根刺那样扎着。她将自己和一群同类连在一起,将这个bug变成大家一起去解决的一件事。

从阿培身上,我们看到一种朴素的珍贵:当你对自己的痛苦和障碍极度诚实,当你接受它,当你放下自己,开始寻找同类,当你像渴望治愈自己一样治愈他们,最终,帮助别人的所有的力量,都回到了自己身上。

 

第2个故事

没有什么伟大不伟大,不过是

「恰好遇上,力所能及」

这是一位40岁的大叔,大家亲切地喊他「魏老爸」

魏老爸做了10+年质检员,专门去检测各种物品有毒无毒。有一天他突发奇想想去检测一下自己女儿的那个包书的书皮,然后他就震惊了,每一项指标都是严重超标的;接着,他又跑去检测女儿学校的操场,同样的结果出现了。

然而,当他去向学校和教育部门反映这个问题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一个部门直接站出来说要对这件事情负责。

他没有因为这样而妥协。他说:「既然没有人愿意做这件事,那我就去做吧,我是一个质检员,我可以做。」

于是,他成立老爸实验室,做「老爸评测」,去专门检测所有一切与小孩子健康相关的物品,检测看不见的危害。

比如,他检测你吃的鸡蛋健不健康、你用的这个包书皮健不健康。在去年雾霾很严重的时候,他发起了一个在家长社群之间的「甲醛仪漂流活动」,将近万元的甲醛检测仪免费借给全国近9000个家庭检测自己家的甲醛含量,再回收统计数据。

在那之前,魏老爸其实有相当高薪的工作,年薪过百万;但做这件事没有给他带来稳定收入,「老爸评测」也一度几乎做不下去。让他惊喜的是,当家长们听说这个消息后,他们特别不乐意,说「魏老爸要是不给我们评测了,我们到哪儿去买安全健康的东西」,迅速自掏腰包、每人给他投1-2万,聚集起来给他融了第一笔天使投资,让「老爸评测」继续做下去。

▲魏老爸去检测学校跑道

「我很幸运,因为我在40岁的时候,终于明白自己这辈子要来世界上做些什么。」魏老爸曾这样说。

这个故事和我们有什么联系?每个人在自己的生活里面都会遇到一些让自己不舒服的问题,每个人也许也都会有一些能力去解决它,或者或多或少地改变它。魏老爸在做的事情其实非常的简单,就是恰好碰上,然后力所能及,他由此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

刚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他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但是也许等在背后的惊喜就是,你找到了一件自己真心热爱、而且真心觉得有价值感的事情。

 

第3个故事

聪明是天赋,善良是选择

最后一个故事,与一位很帅的美国小伙子有关。他叫 Sam ,做了一个叫 Mantra 的墨镜品牌,看起来在做商业公司的事情,实际上想解决一个社会问题。

当 Sam 刚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时,他曾经来到中国云南的乡村支教。一开始他特别纳闷,因为总有学生相当叛逆,成绩不好,还喜欢和老师作对。

渐渐地,他发现了端倪:那些孩子大多坐在后排,上课时使劲眯着眼睛,总说自己看不清楚黑板。老师、家长还有学生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孩子其实近视了;有些即使知道,却也没钱没地方去配眼镜——实际上,这个问题困扰着中国农村贫困地区近3000万孩子,光在云南,这个数字就有80万。

Sam 创立 Mantra,参考TOM鞋开创的「买一捐一」社会创新模式介入这个问题。也就是说,你在它家买一副这样很酷的墨镜,同时就自动为一个农村孩子捐出一副近视眼镜,所以作为消费者,你可以在你自己买墨镜的时候有意识的去选择这样一个品牌,就为解决这个问题出了一份力。

每副 Mantra 墨镜还附带一对一的捐赠代码,让消费者可以在微信后台随时跟踪捐助信息,全程公开透明。

买一捐一,Mantra 墨镜给帮助农村孩子这件事赋予了不一样的属性。Sam 还曾经拉一个三轮车到三里屯LV店的门口摆摊,去挑战LV这个大品牌的形象。

这位中文说得很溜的美国人 Sam 对我们这样解释他做的事:「戴我们的墨镜不仅代表你潮,也代表你真正在意那些农村孩子。我们希望公益可以变得很酷、很快乐。」

Mantra 其实是一个商业品牌,这些公司的出现,其实正在释放一个信号:面对那些让我们不舒服的问题,完全有可能用商业的力量来解决问题,而不一定要靠捐赠或者说施予。

魏老爸、阿培、Sam……过去6年,我们关注着创变者,这样一群平凡而特别的人。

TA们不是从天而降的英雄,没有谁比谁高尚的比较,没有无趣的道德说教;TA们不过是遇上了生活中的问题,觉得「不能忍」,于是站了出来,用具有创造力的方式创造美好改变。

那么,创变者的故事,

和你有什么关系?

日常中,你可能也因为生活中那些让你不太舒服的问题,开始注意到那些介入问题的创变者。比如说:

刷微博刷微信,偶尔看到一个小故事,让你觉得「哇哦,还可以这样」;或是你发现附近的小店,用了一种特别方式来处理剩食;又或是你身边的朋友,在做让你觉得眼前一亮的事情……

无数创变者其实隐藏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TA们的声音还没有被更多人听见。而不经意间,你就可能遇上了一位创变者——

我们向你发出邀请

一起寻找创变者

(ChangeMakers Hunting Project)

👆扫描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

将你发现的创变者,简单直接地推荐给我们

(可以保存这张图片,随时随地向我们推荐)

如果你对创变者特别感兴趣,自己也想成为创变者——

你也可以在👆页面申请,

成为 BottleDream 全球特派员

成为全球特派员,你将可以:

主动寻找你所处城市的创变者,挖掘故事;

牵头在当地组建创变者社群,聚集更多有趣灵魂一起搞事情;

与创变者+潜在创变者们交流碰撞,加速创变想法变成现实

……

我们将围绕创变者,

探索创造美好的更多可能性⚡️

报道故事 /  链接社会资源 / 提供商业机会 /

美好商店 / 瓶子学校 /  ……

从今天起,跟瓶子君一起

寻找创变者

让有意义的事情有意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