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在现实生活中, Matilda (何瑞怡)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位魔术师,专门研究变鸽子。

她会跟鸽子们慢慢培养感情。20多岁的时候,她甚至还给鸽子们挨个起了名字,分别叫 LV、Gucci、Prada、Bally、Ferragamo……😂

在她眼里,魔术师其实是固执的艺术家,台上一秒,需要有幕后500多次的训练;闷头练上四五年,才能在舞台上变个5分钟。

▲一张老照片:Matilda 在毕业典礼上变鸽子

听起来,魔术师已经够酷炫的了,但 Matilda 的故事还不止这么一点儿:

她是毕业于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的高材生,曾经在 IDEO、BCG 等顶尖设计公司工作;一年半以前,她辞职跑去「卖菜」;今年,她登上了TED大会的舞台,是中国区唯一一位入选的 TED fellow……

你肯定想知道,一位魔术师、设计师

怎么会跟「卖菜」、「吃昆虫」扯上关系?

凭什么登上TED大会?

……

⚡️

我们把她请到了瓶行宇宙第二季

分享她的神奇之旅

👇

在我六岁的时候,我的奶奶送给我一个魔术的礼盒,然后从那个时刻开始,我就非常非常的喜欢各式各样的魔术。20岁左右,我成为了一个业余魔术师,专门变鸽子。

变鸽子的手法,其实跟变球、变扑克牌等魔术非常不一样。当时我很年轻,所以总是非常焦急地想要把鸽子从衣服里变出来;可魔术老师告诉我,变鸽子不能这样,因为鸽子是活的动物,我需要用更慢、更专注、更有耐心的方式,让鸽子能在我的燕尾服里轻松地、舒服地待上好几个小时,然后在最正确的时刻把它变出来。

所以那个时候,我花了很多年的时间去和鸽子相处、去练习,去精通这个手法。

2009年的时候,我搬到了上海。可那个时候,我却发现我曾经从魔术中学习到的这种耐心、毅力、坚持,都没有办法在这样的环境中实践——我总觉得身边的每一个人每天都在赛跑,希望能够在13多亿人当中脱颖而出。

而这样一种急躁浮躁的氛围,逐渐渗透到食物领域中,往往会产生出非常不好的结果。

大家知道吗?我们现在已经是全世界农药使用量最高的国家。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不愿意、也没有时间去等待这些蔬菜水果慢慢的长大;我们也等不了三年的时间、等一头牛慢慢吃草长大。

▲ Matilda 在瓶行宇宙第二季

在这种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中,人们往往希望用更快、更有捷径的方式把食物送到餐桌上给消费者吃,比如,一瓶酱油,平均需要6个月的时间去慢慢酿造,才会有它的鲜味;但现在大部分商家只用30-45天的时间就完成了这个过程。越来越多这样的急躁的食物出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

另一个相关的数据是:2016年统计发现,中国成为了世界上肥胖人口最多的国家,全世界每5个肥胖的成年人当中,就有一位来自中国。为什么?因为我们每天都在忙碌当中,我们把工作视为最重要的事,却忘记慢下来、好好地吃一顿饭;我们也很少去细想,吃进嘴里的食物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最后会到哪里去。

这种急躁也引发了食物系统中的重大挑战——食物浪费。从农田到餐桌,整个链条的每个环节都在追求速度,仅仅生产端就造成了30%的浪费,在运输跟加工过程当中又产生了1/3的浪费,而剩下的1/3则发生在零售端跟消费者的手上。

这些内外在的冲突和矛盾让我开始思考:我们到底怎么样做,才能吃得饱、吃得安全、吃得健康、吃得营养,也吃得有意念?是不是该有人开始将耐心融入食物的体系当中?因为——

好的食物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去长大;

好食物的事业,也需要给予时间,

慢慢地把它做好,再做大。

于是,在18个月前,我发起了「一米市集」。「一米」象征着你踏出去一步的距离,我们希望能够一步一脚印、一米一米地去改善中国的食物生态环境。它是一个线上的农夫市集,试图用最透明、最公开的方式呈现食物供应链,去缩短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距离。

我们会花大量时间走访农场,只为了找到没有农药化肥、让人安心的蔬菜水果;每找到一款合乎我们标准的食物,我们全公司的员工都会站起来欢呼鼓掌。我们会给农产品花5个工作日的时间去做检测,确保它们真的没有农药、重金属等残留。在市集的页面上,每一款蔬菜水果都「有名有姓」,你可以看到生产者信息,包括姓名、农场名称,农场到上海市中心的距离、运输工具以及它的食物旅程。

在国内要找到合乎标准的有机蔬果,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在上线大概180天左右的时候,我们终于在海南岛上当地居民的后院里找到一款「野蛮生长」的芭蕉,它真的特别矮特别胖、特别黑特别丑,跟平常在超市里看到的香蕉长得都不一样——其实,那是因为它们没有泡化学水催熟、没有用化学方式来处理。

我们特地给这款蕉取名为「丑蕉」,想告诉大家一个简单的知识:长得「丑」、有疤痕不完美的蔬菜水果,其实往往是更自然的、更让人放心的。

比如,在市面上一般的苹果,其实需要打28次农药,才能长成我们所认为的苹果的模样。在上线约300天的时候,我们在新疆、甘肃、陕西、河南、山东等全国各地找齐了不打农药的优质苹果产地,希望能借助这个平台,帮助这些农友更好地坚持和发展。

我们在生产端努力,也重视消费者教育。上个月我们发起了「剩食周」,去地铁等人流量很大的地方去号召更多人关注食物浪费的问题。在4月22日世界地球日,我们也发起了「剩食派对」,邀请几十个家庭,让妈妈带领孩子们将快要过期但依然安全可食用的草莓做成草莓酱等等。

▲一米市集做的剩食派对

经过这样一年多以后,我也开始去思考一个问题:整个食物系统的可持续,仅靠一个人、一个团队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也很难产生足够的影响力;我们能不能找到更多志同道合的创业者,一起加入这个「未来好食(Future Good Food)」的行动中?

所以,我在去年10月创办了第二个公司 Bits x Bites,它是国内第一个关注食物科技领域的创投基金和加速器。

所谓 Bit,是资讯信息中的最小单位;而 Bite 指的是我们一口口地吃食物,换句话说就是食物被我们吃进嘴巴里的最小单位;二者放在一起,代表着我们希望去探索食物与科技中所有可能性、去思考怎样用颠覆性的科技来解决食物链条中所有可能的问题,其中,食物浪费是我们最重要的投资主轴之一。

比如,我们投资了这3个公司——

Alesca Life

集装箱里的「农场」

不怕水污染、土壤污染等问题

这是一个来自北京的15人团队。在过去5年,他们开发出一套封闭式的室内种植系统,在集装箱里低能耗、高效率地供应健康安全的无土栽培蔬菜,能够不受空气污染、土壤污染、耕地不足的影响。

目前,他们已经在北京和杜拜跟酒店合作,落地这样可持续的解决方案,提高蔬菜质量的同时,极大减少运输过程中可能产生的浪费。

Bugsolutely

一大波昆虫正准备爬上你的餐桌

大家也许不知道,要生产出一斤蚕丝,至少会需要500-600个蚕蛹。我们往往把蚕蛹的丝剥完,剩下的部分依然具有非常丰富的蛋白质,但它要么就被直接丢掉,要么被做成动物饲料或肥料。实际上,蚕蛹不仅饱含蛋白质,还有非常好的维生素和矿物质。

Bugsolutely 的创始人、来自意大利的 Massimo 从这些被白白浪费的蚕蛹中看到了价值。在全球食物紧缺的大背景下,他是最早一批去研究如何利用昆虫蛋白来作为更可持续的动物蛋白来源的探索者。

现在,Bugsolutely 将抽丝后的蚕蛹磨成粉,和厨师们合作尝试将它们做成美味的高营养零食。而蚕蛹仅是其中一种尝试。

Phresh

食物保鲜的天然黑科技

新鲜蔬果没放两天就坏掉了?这里有个来自以色列的解决办法。

Phresh 是一家致力于用纯天然材料实现保鲜的创业公司。简单来说,他们从植物中提炼出有杀菌作用的精油,做成粉末。这种精油粉末能逐渐扩散到空气中,去消灭大肠杆菌、链霉菌、金黄色葡萄球菌等致病菌,从而实现延长蔬果保质期的作用。

比如,一般草莓放到冰箱里,可能两三天就开始腐坏了。如果你把这种精油粉末放在冰箱里,同样的草莓,保质期能延长到10天甚至两周。这样一来,因为没来得及吃而白白浪费的食物,能够有效减少。

这些食物领域中的创变者,就像当初在学习魔术的我一样,知道并坚信耐心的魔力。他们都在用更好的坚持、更好的毅力、更好的耐心,去把食物事业做好再做大。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我会愿意用下半辈子的时间投入到这个食物的可持续领域,去孵化更多的可能性,我都会告诉他们一句我很喜欢的美国谚语:

地球并不是我们从前人祖先继承来的,

We do not inherit the Earth from our ancestors;

而是我们向下一代的孩子借的。

we borrow it from our children.

(完)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