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我们不做商业,我们不做非营利组织(NGO),我们是公益企业(Benefits Corporation)”

“成为公益企业并不意味着不需要赚钱或者不看重商业操作了。我们只是把盈利性架构作为一种有力的工具,来撬动人们参与到社会改变中来。”

– KICKSTARTER 创始人/CEO

Yancey Strickler

——————————————————

众筹网站始祖Kickstarter转型公益性企业,它到底想干嘛?

新闻源自纽约时报 NYNews

翻译 James

转载自雷锋网

许多科技初创公司都是都是冲着成为“独角兽”去的,即估值10亿美元及以上。然而众筹网站Kickstarter的创始人Yancey Strickler 和 Perry Chen对这些一点兴趣都没有。

Kickstarter是一个为项目筹资的众筹平台,项目包括创意设备和电影等。作为联合创始人,Strickler和Chen理应尝试把公司上市或者卖掉,为自己和股东们赚取大把大把的钞票。然而,他们在上礼拜六发布了声明,表示Kickstarter 改制为“公益企业”,并认为这是一个可以保证收益,又不会偏离为创意项目众筹的公司使命的制度转变。

“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想上市或者卖掉公司,” CEO Strickler说。“那样会强迫公司做出一些选择,一些我们认为不是公司最应该关注的选择。”

 

公益企业?

公益企业是一种相对新型的组织形式,被美国部分州写入了正式法律。Kickstarter所在的特拉华州则是从2013开始认可这个新的商业形式。按照规定,公益企业必须以援助公众,实现公共利益为企业目标。而Kickstarter的使命恰恰就是:“帮助更多的人将有创意的点子成为现实”。既然申报为公益企业,那么公司董事会在做出决策的时候必须把公众利益考虑进来,公司也应该报告其决策的社会影响。

“公益企业将会利用私有企业的力量来创造公共利益”,这是特拉华州的政府官员Jack Markell在2013年所说的,他认为这种企业会“把企业运营所获得的利润作为手段,而不是最终的目标”。

Kickstarter的转变发生在去年,当时它决定成为B型企业(B Corporation),一种由非盈利组织B Lab创立的认证机制。成为B型企业前,公司必须符合严格要求的环境和社会责任标准,需要每年向股东和公众汇报。其他公司,包括去年四月上市的电子商务公司Etsy,眼镜连锁店Warby Parker,都被选中成为B型公司。

所有的这些都表现出了和当今许多科技互联网公司完全不一样的行为。在这几年的互联网投资热潮里,像打车软件Uber,房屋短租Airbnb,云端储存服务Dropbox,都从投资方获得了以亿计的融资,意图获得更庞大的利润。

成为一家公益企业并不会阻碍Kickstarter上市或者被卖,它依然是一个利益导向的实体。不过,作为一家B型企业兼公益企业,法律专家认为,Kickstarter把自己放到了一个高度透明的位置上。纽约律师Kyle Westaway表示,“一家公益企业只需每两年向股东汇报在社会及环境责任上的表现,但Kickstarter选择了比这个更难的做法,即作为B型企业每年向公众汇报。这代表了对透明度的真正的承诺。“

 

股东利益?

2009年,Kickstarter由Chen和Strickler,以及现在已经成为顾问的Charles Adler共同创立。它让任何人发起项目并向公众筹款,并从每一个通过平台成功创立的项目中收取手续费。Kickstarter帮助促成了许多明星产品,比如2014年的美剧美眉校探(Veronica Mars),Pebble智能手表,但同样面临着许多争议和投诉,包括一些音乐家和导演利用众筹集资,但并没有对支持者保持完全的透明。

对于其他公司来说,采用Kickstarter公司章程中将自身定位为公益组织的内容,是完全不可能的。Kickstarter的确也相当支持慈善事业,例如公司规定捐赠5%的税后利润来支持艺术项目,消除不平等。Kickstarter内部也达成了“不利用漏洞或其他方式避税,只依靠合法的税收管理来减少税收负担”的方针。

公司表示,Kickstarter的决定成为一个公益企业,因为每个公司的价值计算方式和法律基础都不一样。

当然,Kickstarter仍然还要去回应投资者的一些顾虑。公司目前尚未筹集到多少资金,不到1500万美元(有一些知名投资者),创始人仍然占大头的资产所有权。投资者有Chris Sacca(前谷歌高管,推特的大投资方),Union Square投资公司,以及Jack Dorsey(推特和Square的联合创始人)。

一些投资者说,他们早已知道会如此,Strickler很早之前就明确提出并不想从Kickstrarter获得高回报。Sacca认为,除了收购或上市之外,股东还有其他的办法可以寻求回报。Strickler和Chen也表示,公司近三年来都有五百到一千万的盈利,这些钱都被用来再投资。

“这是一个快速发展,高利润的企业。因此,作为股票所有者,我觉得我会得到回报,”Sacca说。“时机到来时,我相信,Kickstarter将现金返还给忠实的股东。”

 

意气相投

拒绝以IPO或收购的想法可能会伤害到Kickstarter的招聘,因为这是常见的吸引工程师加入的方法。但是Kickstarter的联合创始人表示,公司的立场能够吸引志同道合的人,特别是那些更关注整体使命而不是股票价值的人。

Chen认为,“这使我们能够找到有类似理想的人”。

Kickstarter还采取非常规方式,让员工行使长达十年的期权,哪怕是他们离开公司。联合创始人表示他们计划在未来几年开始给股东和员工发放利息红利。不过根据Chen的说法,“这并不是一张大彩票,而是每年都会发生的利益分享,我们都会从它所创造的东西中获益“。公司最终希望成为一个能够为下一代企业家做榜样的公益企业。

而对于公司的创始人,他也认为,“以后更年轻的公司,在关于公司如何运转以及如何构建上,都不会遵循现有的路线。他们会思考长期目标,思考如何做好自己在意的事。

来自Aha周贤的彩蛋:

其实我最开始也有点迷惑,Kickstarter的使命是:“帮助更多的人将有创意的点子成为现实”。这个使命当然有一定的社会性,但是没有“那么的”社会性吧?

直到这一次我和同事去参加旧金山的社会影响力投资大会时,一位投资人郑重其事的告诉我:他们也很认可Kickstarter作为社会使命型公司的存在。根据统计,美国资本市场上传统的投资资金,80-90%都去向两个词的组合“White” + “Man”: 白人男性。自从KickStarter带动的众筹模式产生以后,平台上有40%的女性通过众筹得到了自己的创业或者创意资金。在性别平权推动上,KickStarter 进行有意识的理念倡导和创新实践,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是啊,这些影响力角度,我们很少有意识。

到底什么才是“社会性”,我们真的懂吗?


转自:2015-10-11 纽约时报 Aha社会创新学院,原文链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