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作者:Cynthia

在暑假刚刚开始之时,人大校园里放映了一部颇受争议的影片——《逃离》。整部影片从编剧、拍摄到表演、制作,由37名人大高中生共同完成。它讲述了一名跨性别高中生对于自我性别探索的故事。

《逃离》海报
        
维基百科上对跨性别者这样定义:
        跨性别就是最近常被提及的 LGBT(性少数人群)的那个T(Transgender),通常是用来指称那些将自己的性别角色中部分或全部进行反转的各种个人、行为与团体。简单来说,跨性别者是那些心理性别与生理性别不一致、不认同自己生理性别的人。
A.J在生理上是个小男生,但她从小就是女生打扮,喜欢娃娃。
▲A.J 的房间里摆满了娃娃,粉色基调的屋子看起来就是一个温馨的小女孩房间。
奥斯卡提名电影《丹麦女孩》中男主角Einar则是在扮女装之后发现了自我:
▲其实他的内心从小就住着一个女孩
有些跨性别者认识到自己的跨性别状况是非常早的(AJ),但是更多的人是随着年龄的增加、自我认识完善,逐渐发现自己的需求。(丹麦女孩中的Einar)
维基百科的解释+影视作品的刻画,似乎造就了大家对跨性别最基本的认识。现实中,让「跨性别」这三个字科普起来就已经很难,更不用说对这个群体的理解度和接受度了。在不理解他人的时候,人们很难变得友善。
▲电影《逃离》中主角是一名跨性别者,在内心和外表的互斥中挣扎
最近,在加拿大,一个名为「性别创意儿童」 Gender Creative Kids Canada的非营利组织决定,把跨性别者的概念融入玩具中,真正从娃娃开始普及「跨性别者的变化经历」。于是,「世界上首个跨性别教育玩具」Sam横空出世
他竟然,是一组套娃!!
 拿到玩具,第一眼看的是长大后的Sam,一个阳光的男孩子;逐层打开,则渐渐发现Sam的不同之处。
2号是处于矛盾期的Sam,他的眉头紧蹙,因不被外界理解而带有一股敌意;
3号的Sam有点难过,他不想太像女孩子,剪掉了长发,希望外表能和自己内心一致;
 
4是刚刚开始对性别与行为有了疑问的Sam;
5是童年的Sam,虽然还小却和男孩子一样爱闹腾,喜欢修理;
而6号,就是大家认为「女孩子该有的样子」……
从1到6号回溯的是Sam的成长历程,反过来看,则可以理解Sam一步一步的改变。
最后的一颗心,则代表着无论性别,都是那个始终如一的真实的Sam。
Sam经历的性别认同阶段的心情为:开心、探索、质疑、矛盾、孤立、支持
(阅读顺序从左至右,从上至下)
 
项目设计期间,跨性别儿童和他们的家庭为玩具设计提供了很多意见,“孩子们的经历是Sam故事的重要出发点”,这些儿童和家庭的心理历程帮助塑造了Sam的形象。
玩具设计者希望通过套娃帮助所有孩子开始关于性别多样性的对话,Sam是一种方式,还有一支短片和一本电子书,都是用于帮助教师和监护人与孩子和学生谈论这个话题,来促进他们对跨性别者更多的接受和理解。
这支短片在两周内的播放量超过100万次。短片介绍了一个名叫Sam的孩子,和他的孪生兄弟。
随着年龄的增长,Sam开始质疑自己的生理性别,经历了6个自我探索阶段(与套娃的阶段相对应)后,在短片结束时,Sam终于接受了自己真实的性别,才意识到他的孪生兄弟其实就是Sam的内心。
 ▲这部短片由加拿大多伦多道明银行(TD Bank)和魁北克政府赞助拍摄,魁北克省和安大略省准备之后把这部片子作为单独的教育素材投放到学校。
目前套娃Sam正在众筹网站kickstarter上筹款,Gender Creative Kids Canada 希望尽快将Sam制作出来,让下一代跨性别儿童在一个接受度更高的世界中长大。
 在中国,大部分性少数群体并不愿意公开自己的身份,导致目前尚无该人群数量的准确数据。但是按照国际水平即0.3%的跨性别者比例,中国约有390万跨性别者。
跨性别者的生活面临着诸多挑战,大多是灰色的、暴力的,知乎上的相关提问或许可以一窥他们的世界:
关于“跨性别者的生活是怎样的”的回答中:
    
      “认识一个姐妹,出柜出早了,被父母送去煤窑、军队,说是锻炼她的阳刚,最后还把她拐去精神病院,她从二楼跳下,虽然骨折还是忍痛逃走了,现在用虚假身份在中国一个小城市打工,手术做了两期,父母还在千里追杀。”
——完整的圆
       “从还能记得细节的小学,一直到大学毕业,这种身份认同的矛盾几乎要了我的命。
       我是幸运的,毕竟我还活着,而我亲眼目睹过trans圈(跨性别圈)里姐妹的离世。因为这件事,我长期通过药物及心理干预的手段与该死的双向做斗争。”
——匿名用户
       “God made me a girl,but I must be a man”
——庄点点
Sam玩具体现的是跨性别者自我接受的心理历程,但内外交错的各种压力,在知乎这题的回答中更加清晰。
不过,至少有越来越多人尝试着去消解那个隔膜,看人大高中生制作的《逃离》。
电影在校内取景
虽然《逃离》因「题材太超前,不适合在电影节展览」而没有通过人大附中的审片要求,入选官方电影节,但主创团队坦言只是想让更多人了解这个少数群体是真实存在的。
我一直觉得,所有人在不同方面都可能成为少数群体,所以你不必感到自卑。”导演胡然然如是说。

资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