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孙一帆:如何活出砰然心动的人生

——创变者线上分享会

今天我为大家分享的,是以我的亲身经历来解说U型理论——一种可以帮助你听到内心真实的声音、找到内心真正的热爱的可实践理论。希望能让大家感受一下U型理论是怎样能帮助你、指引你,从迷茫的状态到看见更加清晰的未来。


今天我讲的内容大概有四块:

  • 从投资银行出走——停止下载模式,放下旧我和小我
  • 清空自己,宇宙会送来礼物——与他人和世界连接,
  • 当我听从自己的心愿,一切越来越顺——发现、接纳高我指引
  • 从迷茫到听见内心的声音——我竟糊里糊涂地实践了U型理论

要开始U型旅程,首先要我们退后一步,以一个全新的旁观者的眼光去看我们是如何被制约的,其中有一个线索,就是去观察自己,比如你看到什么会愤怒,或者自己总是重复遇到的问题是什么,哪怕遇到了不同的人,还是会出现相同的问题等等,这些可能就是我们的下载模式。

从投资银行里出走

-——停止下载模式,放下旧我和小我

前段时间我回了一趟新加坡去参加好闺蜜的婚礼,顺便去好朋友那拿我当年寄托的行李,一下子被震撼到了:那大包小包的衣服、高跟鞋,还有很多的化妆品。瞬间被带回到五年前,我生活的那个场景。

我从小是个中规中矩的孩子,在国内读完高中,升学去到新加坡。大学选了理工科,就因为爸妈和学长们都告诉我,读数学系容易找到工作,工资也不错。我一直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虽然生活总把这样的理想主义磨掉。

毕业时,我是系里第一个拿到投资银行offer的人,当时是一件特别让人羡慕的事情。可以去伦敦培训,穿戴亮丽,参加各种社交活动。选择投资银行,确实工资不错,稳定而且衣食无忧。但一年后,我就开始对这样的白领生活变得麻木了。

每天的生活朝九晚九,一天可能十几个小时都要处理数据、做报告,虽然物质层面可以获得很多,周末可以去各种购物中心买名牌包包、鞋子,但心里始终很空。我越来越不知道自己生活的意义是什么,工作的意义又是什么?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了吗?还是我在投资银行里让有钱人变得更有钱,让穷人变得更穷呢?我的这份工作真的有帮到我的梦想,或者真正帮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一些了吗?

我想起了当时大学还很有理想的自己,另一方面我们的生活状态我不是很喜欢,好像在办公室经常会说一些违心的话,渐渐的只有这样子才能交到朋友。记得有一天晚上10点多加完班,我打车回家时,看见车外的霓虹灯、高楼大厦,一下就哭了。

我年轻的时候是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个充满着光、爱、能量的人,可现在却变成一个中的人。看着办公室的老大,让我想到可能我十年、二十年之后也会变成她那样。可我并不羡慕,她没有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没有时间陪伴家人,好像也只会说些冰冷的话,不能完全敞开自己,一直很闭塞。这真的是我想要有的未来嘛?

大家可以在图中看到,我裹在自己的小我中,不知道我是谁,不知道我喜欢什么,也不知道我可以为这个世界做一些什么。

要想改变,就必须走到U的底端,这就要求我们潜到跟自己最相连的当下,潜到宇宙最源头的地方,需要我们打开思维、打开心灵、打开意志。其中打开思维指的是让我们放下评论,去听听不同的声音;打开心灵指的是敞开自己,去感受周围的人;打开意志则是卸下过去的包袱。

那时候我刹那间停住了,想到回到上大学的理想主义的自己:我是不是可以辞掉工作去环游世界?我想去非洲,想去做义工,想以我的能力帮助这个世界。我想做一些一直未完成的梦想,那是我第一次开始想:要不我把这份工作丢下,给自己放个假,让自己去过一直想过的生活,尝试一些自己一直想尝试却没有时间、没有钱、没有精力尝试的事情。

等我递交了辞职信,却发现生活反而更顺利了,开始呈现自己更勇敢真实的一面了。我在辞职信中写到,未来我要走丝绸之路,要去学瑜伽、静坐,要跟自己连接等等。同事们都很羡慕我,甚至连办公室的高管都跟我说:“姑娘我真羡慕你,你其实也是在带着我的梦想走的。如果我是你,我可能都不回来了,我现在有各种各样的负担,可能这份工作也不是喜欢做的,但没有办法,我必须要这样走下去,因为还有家庭。这个领域待了太久,没有办法换领域去做我真正想做的事情了。”

一下子我觉得我带着很多人的梦想上路,带着很多人的梦想探索未来得自己的朝向会是什么样的。我想在遇见世界的过程中探寻自己的内在。我究竟是谁,我以后想做什么,我的热爱究竟是什么。如果前些年我一直都做着自己不爱做的事情,未来我路应该怎么样走?所以,起初我是想给自己放一个假,大概一年,不会太久。

清空自己,宇宙会送来礼物

——与他人和世界连接

于是,我开始了一场既是探索世界又是探索自我的旅程。原先只计划走一年,可后来发现自己的物质需求越来越低,路上又一直做沙发客、搭车,我发现自己攒的那笔钱,远够自己在路上待更久的时间。于是从2013年年初辞掉工作后,我在路上整整走了20个月。

我记得当时在投资银行里的我,一切都是很紧的样子,要做计划,要给自己一天、一个星期怎么样过做安排,甚至一个月之后的事情没有计划都会很焦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样走。我想说可不可以把紧紧做计划的状态放下,把指挥棒放下,允许宇宙的礼物流向我,允许我成为一个中空的瓶子,就像以前瓶子是满的状态,这时候新的水源无法流到瓶子里来,把这个瓶子里的水倒掉一些,甚至全部都倒掉。我想跟宇宙、外界连接起来,看这个宇宙会不会进来送我一些礼物,接下来会遇见怎么样的未知和人生。

就是这种从死死抓住方向盘的感觉,到开始开一辆无人驾驶车的感觉,虽然是无人驾驶,在现在的我来看,其实是被一个更大的力量、更高的力量在驾驶,可以说是由更高的我更大的我在驾驶的状态。

我的环球旅行从开始只计划走古丝绸之路,我想知道古代西方和古代中国是怎么样相汇的,通过这个才慢慢展开,想看自己下一步做什么。顺其自然的,从丝绸之路到后来的美国、拉美,这都是没有计划的,甚至不知道当时的我会在危地马拉留四个月。从不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到深深的爱上那里。

当你处在开放的状态里,用心聆听他人,聆听周遭,聆听世界的时候,我们就会感受到召唤我们的事情,是自己内在就觉得这个是对的事情,而不是用头脑思考出来对的事情。这时候你周围遇到的人和事,就像是宇宙送给大家的信使一样。这个人出现是在提醒我这个,那个人的出现帮我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他又是来帮助我们完成功课的。一切的发生都有了意义,一切人的出现都成了礼物,这样一种就是活出了U的状态。

现在看起来,当时的遇见都是宇宙给我的礼物。比如我在旅途过半时,也曾经有过焦虑紧张,身边的朋友都说不能继续这样飘下去。之前我还想辞掉工作以后,未来要读MBA,更好的发展金融事业,没有想到其它的可能性。后来遇见了哈佛种子班一群人,当时被震撼了。我发现有那么多想要改变世界的年轻人,他们没有像我一样想要一份稳定、挣钱的工作,而是都在想着怎么样可以让世界变得更好。

我发现其实我的热情不在金融,而在人,尤其对小孩子特别感兴趣。我也想起我上初中时最大的梦想是做幼儿园老师,我在想要不要回到最初的梦想?于是,我冒出了未来想学教育、心理学的念头,因为我对人感兴趣,在哈佛种子班之后,有一天在农场里,我突然决定申请剑桥大学、牛津大学的教育学和心理学,也就有了后来的offer。


当我听从自己的心愿,一切越来越顺

——发现、接纳高我指引

当时到剑桥大学念心理学和教育学,对我来说就是特别大的挑战。因为我本科学的是数学,跨专业到教育学,在刚进学校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要怎么写一篇论文。但到毕业的时候,我竟然拿到了最高荣誉国家奖学金,得以继续在剑桥大学读教育学博士,做着自己很喜欢的教育。

这其实就是我从原来很痛苦很封闭的自我,到现在稍微开放一些,可以跟自己的内在自我相连,知道自己的内在声音是什么,又能跟宇宙大自然相连的原因。虽然不能说完全做到,但是我知道这种状态的存在帮助了我很多。

正如同,我刚从投行辞职的时候,并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但突然就收到出版公司的编辑发的邮件,问我想不想写一本书,她说她当时看到我在网上写的文章。但我说我不会写书,文笔不好。姑娘就说没关系,你写的每一章都用真情实感来写,我教你怎么写的更好。于是,我一边环球旅行一边在写东西,旅行结束的时候这本书也就诞生了。神奇的是,一下子把自己敞开、放空,有各种各样的礼物就飘进来了。

《世界是我念过最好的大学》在这书里,我写到:世界是我念过最好的大学,这所大学里有一个专业探索世界,深入自我,及如何更快乐的在世间生活。

主修课程有各国的历史、地理、文化、传统,也有自立和勇敢,执着和应变。辅修课程是音乐、艺术、海洋、星空、投资、公益,什么都有,在这个大学里没有评分、考试、竞争、排名,也没有毕业论文,你可以选择大学的长短,一年四年,甚至一辈子不毕业。

我有想过,不是所有人都需要环球旅行、探索世界才能发现自我。如果不去环球旅行不去看别的国家,又有怎样一条路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到自我是谁,我们的未来怎么样走,找到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情,能够帮助到这个世界的事情,也就是自己的天命天赋使命又在哪里?

如何从迷茫到听见内心的声音

——我竟糊里糊涂地实践了U型理论

遇到U型理论(U型理论是由麻省理工大学奥托教授提出),我当时非常高兴,觉得终于找到一个模型,可以形容我是如何找到自己,做回自己的了。

U左边的是过去,是我们受制于内因外因,受制于过去的一个不自由的状态;

U右边的是未来,是一个开放的,与无尽创意、力量、灵感相连接的状态。

在U型理论中,奥托教授提出我们社会中的问题常常是由三个鸿沟引起:一是生态鸿沟,就是断了我们与大自然的连接;二是社会鸿沟,断了我们与他人的连接;三是精神鸿沟,断了我们与高我的连接。 

我在投资银行时,不断重复着旧有模式,不断下载以前的经验,到后来辞职旅行,渐渐的在旅途中打开思维、心灵、意志,建立起与自然、他人、自我的连接,看到了未来的我想要的生活。于是我就从世界大学来到了剑桥大学。

我以前在想,都是什么样的人在读剑桥,我发现我周围的人都是随时能给我鼓励的。 到剑桥后,依然保持跟他人连接、跟自我连接、跟大自然连接的习惯。每周末带着朋友种菜,再吃自己种的菜,每天也做静坐,有的时候做瑜珈,也会时不时回到寺院里。

我现在念的博士是研究中国的华德福教育发展,和以前在路上的生活状态很像,我会驻扎在村里,住在别人家里研究别人,把他们的故事写下来,再结合教育的理论和理念,把它做成人类学的调查。

最后,想跟大家分享一点,人生传记。很多理论会把人分成不同的阶段。0—21岁,个体成长起来,开始打造一个乐器;21—42岁个体成熟,进入到成人的阶段,对乐器进行调音。而21—28岁,在很多理论中,都属于探索期。

但在当今的社会,人们往往在这个阶段就被蒙蔽住,家长会说赶快找到一份工作,踏实地挣钱,不要再探索了。可事实上,如果这个阶段被压制住,我们在28岁之后可能还是不知道自己是谁,然后就没办法演奏我们自己的乐器,没办法专注在某一个方向上。

走完这个阶段之后,42—63岁,我们才真的开始演奏这个乐器。到63岁以后就可以活出“天”的品质。如果我们真的是带着前世的意图来到这一世,这时候我们就会与我们的基本意图相遇。

最后跟大家分享《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书中的,还有克里希那穆提的话:我们应该让生活自己去过,顺着它自己的方向,走向它自己的命运。

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非常感谢大家。

3 评论

  1. 看得热泪盈眶,好感动,能够发现真实的自我,并且勇于迈出了第一步,真好!总是顾虑很多,希望自己再成长成熟一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