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周日晚上,想给大家听一首音乐,放放松

是周杰伦的《稻香》,

Covered By BottleDream

闭上眼,想象你在乡间,

萤火虫带着你跑。

想要经常唱歌给你听,

BottleDream 成立了一支,叫红茶壶的乐队

9月8日,在上海大悦城的摩天轮下,

我们正式「出道」了:)

弹尤克里里的麒麟、打手鼓的 Paula 、弹吉他和拉小提琴的胡教、还有唱歌的纯儿,讲故事的范范,负责嗨和摇摆的33、大崔、婉蓉——

如你所见,我们大部分成员白天在一家社会创新公司里写故事、做项目,而到了晚上,我们开始唱歌。

在过去,我们写过很多美好的音乐作品和故事,直到自己真正唱了出来,才发现原来音乐的力量,是唱歌的人和听歌的人,在同一种表达中,相互陪伴与慰籍。

/红茶壶的诞生/

2017年6月17日,红茶壶诞生了。那天是我们的搬家日。

在兴国路89弄的小洋房中,我们度过了瓶行宇宙最忙碌的筹备阶段。当时没有会议室,我们经常在1楼外面的空地开电话会议。那里有一只叫「IPO」的狗陪着我们,它有点儿抑郁,眼睛里经常有眼泪。有时候,麒麟会抱着尤克里里去给它唱歌。

▲不知道它有没有听懂

那天下午,在一堆打包箱中,麒麟说,不如我们来唱首歌吧。她拿起尤克里里弹起了《Lemon Tree》,纯儿、33跟着唱了起来。大家停下来手中的活儿,看着这几个眼睛里有光的姑娘,好像她们的歌声里也有光。

6月还不算刺眼的阳光洒在露台,窗外还有树叶沙沙。

我那时候冒出一个念头:不如我们「出道」吧:)让感染我们的力量,感染更多人。

/策划一场「出道」演出/

7月的某天,我随手给朋友梁亮发了一个我们加完班在办公室自娱自乐翻唱《那些年》的视频,歌里我们自恋地把所有「平行时空」改成「瓶行宇宙」。梁亮当时在为大悦城野岛当夏天台节策展,她秒回了我一条消息:你们来天台唱歌吧。

没有一点点防备,居然这么快就有了第一个「通告」,于是8月中旬我们开始了筹备。

确定成员、找乐器、确定歌单,像极了小时候的期末汇报演出。第一首确定的歌,是谭维维2010年发行的《如果有来生》

成员33说,她唱这首歌的时候不自觉想微笑。平时炸裂的她,少有能让她安静的时候。

▲中间的就是 always 炸裂的33

有一句词我们都觉得特别美:「以前人们在四月开始收获,躺在高高的谷堆上面笑着,我穿过金黄的麦田,去给稻草人唱歌,等着落山风吹过。」

也因为这首歌的触发,我们确定了「唱给离不开城市,却向往野岛的你」的演唱会主题。

/我们和音乐的故事/

第一次乐器到齐的排练,刚好是在麒麟生日的那个周末。那天她收到了团队偷偷给她买的一只非洲手鼓,笑得特别开心。 

尤克里里和非洲鼓,让麒麟对音乐有了不一样的理解。2013年底,她在广州一家做青少年音乐服务的 NGO 哆唻咪实习,这家 NGO 在做的事情是,搭建音乐公益平台,为贫困及特殊青少年儿童提供音乐服务。

2015年4月25日,尼泊尔发生了8.1级地震,这场地震成为1934年后袭击尼泊尔的最强烈地震,7600多人在此次地震中丧生。在4个月的时间内,麒麟组织了一个叫 DNA 的音乐小分队,去到尼泊尔加德满都,在当地的孤儿院和帐篷安置区教当地的孩子弹尤克里里。 

虽然地震已经过去了4个月,但尼泊尔当地的重建速度特别慢。灾民被安置在帐篷区中,妇女平时会缝缝地毯,男人和小孩基本上没有事情做。帐篷区一遇雨季,就被吹得特别狼狈。 

「虽然孩子们嘴上不说,表达出的状态也没有电视上看到的那么悲痛。但是地震带给他们内心的冲击是肯定的。也许可以通过音乐让他们从一些不好的记忆中暂时转移,去关注美好的东西。」临行前,麒麟咨询了很多公益圈的前辈,联系当地相关的NGO,和团队伙伴认真地筹备课程。

在进入到安置营开始工作前,他们都会先弹几首歌来缓和气氛。音乐打破了外来志愿者和当地居民之间的隔阂,很快融入了他们的生活。 

「我接触的小朋友没有一个不喜欢尤克里里的,看到它的第一反应就是上来摸。音乐带给人的力量真的很不一样,我们平时用英语沟通,经常还会有点障碍,但是教尤克里里,他们基本上都能听明白。」麒麟记得,小朋友学得特别认真,也特别快,他们的歌声很天籁。

《新年好》是这15天中小朋友学习的歌曲之一,唯一一首中文歌。离开的时候,他们拉着老师们跑到天台上,弹唱了这首歌。 

他们说,以前我们很喜欢天台,不开心的时候就会跑到天台去,但是现在去天台不是因为不开心,而是因为我们喜欢在这里弹琴、唱歌。 

因为种种原因,项目最终没能做下去,麒麟一直很遗憾。但在红茶壶排练的过程中,她常想起这段经历。

音乐治愈的力量,是双向的。听歌的人被温暖,唱歌的人通过音乐感受到自己存在的时空。 

这样的相互陪伴让我们少了很多孤单。 

▲33和麒麟

/我们唱过的那些歌/

距离演出还有3天的时候,吉他手胡教和我说:「跟你们在一起,让我变得很乐观。因为都快演出了,你们居然还这么淡定。」

胡教是我邀请来外挂的朋友,曾经主业、如今副业玩儿音乐,从小学小提琴。

一天晚上排练完,他在车上告诉我:

「我其实是一个很孤独的人,抑郁、会想很多东西。音乐创作是我在探索的一种『有效的表达方式』很多『情绪』,包括喜悦,痛苦,热情,平静等等,都可以用文字和音律去塑造、描绘和传递。」

这也是红茶壶想传递的概念:Tea Pot Sings Louder Than Words.

比起精湛的技巧,音乐对我们来说,它更像是一种表达方式,和说话走路一样自然。

纯儿是整个团队唱歌最专业的人,曾经参加过超级女声,在大三的时候给自己办了一场2000人演唱会叫「徐纯你好吗」,这句话和当年的造型已经变成 BottleDream 万年梗。

可是这样的纯儿,也曾经会有「高音恐惧」。我们都很难想象在2016年之前,纯儿都不敢承认自己唱歌好听,这个恐惧成为她最大的心病。直到,她接触到几位灵魂歌者,打破了自己对于「做音乐就得是科班出身」的刻板印象,对音乐情感和气息有了彻底不一样的认识。

她分享给我们对于「好音乐」的感受:好音乐的意义不在于技巧,而在于它可以属于每一个人。唱歌的人、听歌的人都能得到滋养,这才是好音乐。它不会让人觉得有门槛,而是很亲近。

「好的音乐有博大,或者纯粹的感情;是创作人,或歌唱者自己生命状态在其中的投注。就好比,一首优秀的轻音乐,能够带听者去到想象之外的时空;唱着大海的时候,歌者进入和大海一样宽广的状态。」

红茶壶不把自己定义成一个固定的乐团,将来会去哪里唱歌,出什么作品,我们也并没有固定的计划。相反,我们希望更多人可以成为红茶壶,随时随地唱起歌儿来,给不同的、有需要的人唱歌,是「红茶壶们」的自我修养。

在今年九寨沟地震的时候,我们唱了《忽然之间》,做成视频在线上传播,给那些在地震中不幸的人,以及为之努力的人。

我们可爱的实习生 dd 离开的时候,我们悄悄准备了她最喜欢的《青春修炼手册》送给她,把她感动得不要不要。

这首歌在野岛的现场,被我们改编成了《创变修炼手册》

▲紧脏,快来围观小姐姐们~

唱这首歌的时候,我的脑海里在不自觉地播放画面。 

闪现的第一个画面是,当我 40 岁的时候,还可以在喜欢的人面前蹦蹦跳跳唱着歌,引起他的注意;当我 50 岁的时候,还想要攒钱环游世界,去讲故事、听故事。

闪现的第二个画面是,在那个时候,我们这些人还可以一起唱歌。

音乐把我们变成了一群小孩儿。

「跟着我 左手 右手一个创变者 

改变 世界 我们唱着歌  

这首歌 给你快乐 

Let’s be the ChangeMaker 

跟着我 一起 成为音乐创变者 

改变 世界 我们唱着歌 

聪明是天赋 善良是选择 

红茶壶带给你快乐」

希望这些带给我们快乐的人事物,

也同样带给你快乐。 

想要看红茶壶完整演出的,

可以点击阅读原文

持续征集#Music For Good#音乐故事 

你曾经给别人唱过歌吗,有什么故事?

评论区留言,一起分享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