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也许你还不知道,全世界最大的社交网站 Facebook 正在悄悄的内测一项功能。上周三的晚上,一位叫 Jacob 的男孩像往常一样登录了他的 Facebook 账户。这时,他收到了一条系统消息:xxx(好友的名字) 和其它 15 人可能本周想跟你一起出门聚会。

他有点好奇,点开链接后看到页面上有句话:你这周想和 xxx(朋友的名字)见个面吗?在「想」和「不想」两个按钮的下方,有一句灰色的提示语:除非你和 xxx 都想和对方见面,不然你的回答将被保密。

为什么 Facebook 突然开始引导用户做线下的社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Facebook 的发言人轻描淡写地带过了原因:人们经常用 Facebook 来跟朋友制订计划,他们希望这个功能可以帮助用户简化这个流程。

但也许,原因远不止如此。Facebook 可能正帮你从那根本不熟悉的几千个好友里,找到你的强关系,把你们拉回线下交往中,以解决社交软件造成的现代孤独症。

1.

2004 年 Facebook 在美国上线,昭示着全世界进入了社交网络元年。2005年后,中国相继出现了开心网、人人网,2009年新浪推出微博,2011年腾讯上线了微信。时至今日,Facebook 的月活跃用户超过 20 亿;微信的月活跃用户达到8.09亿,覆盖国内 94% 以上的手机。

短短十三年,社交网络席卷了全球。

「加个微信吧!」 成为人们在一场线下社交中的常规结束语。

上周末,我作为演讲嘉宾在北京参加一个活动,结束后,不少观众过来聊天并求加微信。起初我有点犹豫,但想了三秒后,我还是掏出了手机。毕竟,「拒绝加微信」会让我看起来很高冷——我的情商不允许我这样做。

很快,看到有嘉宾亮出微信,更多人过来扫码。一位刚扫完码的女士站在我左边,一边操作手机,一边侧着脸问我:「你是做什么的呀?」 我有点慌张:「我刚刚演讲过的,是不是我没介绍清楚啊?」她摆摆手,安慰我道:「噢,不是不是,我没听。」

…….那你加我干嘛……

回到家,看着几十个类似 「🌺 欣の距离 」、「🔥🔥 超🔥🔥」等没有自我介绍的新朋友申请,我的内心产生了深深的疲惫和抗拒。一起袭来的,还有巨大的信息焦虑:我无聊时刷的朋友圈,又多了几十个并不了解的信息源,而它的有趣有用度早就被不断增加的好友数稀释了。

英国牛津大学的人类学家罗宾·邓巴(Robin Dunbar)曾提出过一个150定律」:他推断人类的智力将只允许人类拥有的稳定社交网络人数为 148 人,四舍五入大约是 150 人;精确交往、深入跟踪交往的人数为 20 人左右。

而我现在的微信好友为 1500 多人,按照这个理论,我正承受着超出我智力能力 10 倍的事情。如今,每当我刷了五屏的朋友圈都看不到一个熟悉朋友的状态时,我的失落就像在一锅稀粥里看不到米——不得不承认,我们没那么关心不太熟悉的人。

低成本的社交方式给人们带来数量庞大的弱关系。而当弱关系和强关系同时被一个工具管理时,强关系的经营就被一再削弱。

2.

今年 6 月,腾讯研究院做了一件让外界看来是「革自己的命」的事儿:他们召集了85位微信用户做了一场「社交斋戒」实验——15 天内,所有参与者每天使用微信不能超过 30 分钟。腾讯想看看「社交网络对我们产生了什么影响」,以及「它让我们的生活更好了吗?」

实验将对比和测量三个指标:「主观幸福感」、「疏离感」和「工作\生活的投入度」。

小X、小 C 和 Y 君是实验中的三位参与者,这场实验让他们重新反思了「泛泛之交」和「社交中的自我麻醉」:

有的时候,(在群里)被@了,就要回去看到底是哪里提到了我?结果翻了好久,发现是@所有人。——有将近100个微信群的小X

斋戒前发了条暂离朋友圈的状态,没有什么人理我;斋戒第一天严格遵照计划,每天中午和晚上分别花10分钟查看。查微信时发现并没有什么东西。我的感想是,你可能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 Y 君

刷圈引发的焦虑是隐形的,刷的时候是在自己的舒适区内,还是挺舒服的,但放下之后,一些不愿想的东西都摆在眼前了,要考虑需要怎么解决,压力就特别大,特别失落。——小M

对此,腾讯研究院的分析是:人们之所以对社交网络上瘾,是因为线上社交的成本很低,让你轻松逃避和拖延现实中的压力,但这只是缓冲,并没有解决依旧存在在现实中的矛盾,这不仅无法真正解决情绪问题,还会因为损失了解决问题的时间而让你更加焦虑。

这次实验让人们发现,减少线上社交的确能带来一些好处:人们大量减少的是处理弱关系的时间,而这缓解了「泛社交」带来的疲累,有更多时间和精力去享受「有营养」交往,从而真正滋养情感的满足。

然而,当我们意识到人们真正需要的是「有营养」的交往,我们还具有和别人进行「有营养」的交往的能力吗?

3.

麻省理工学院的社会学家雪莉·特克(Sherry Turkle)曾经在一场TED演讲中提到:社交网络让我们只知道如何与人保持联结(Connection),而丧失了和人沟通(Conversation)的能力,而这最终导致了我们的孤独。

和人联结很简单,你只需要关注你自己——熟练的运用修图、分享等各种功能,保持你在朋友圈的活跃,及时地为你的好友点赞,灵活地运用各种表情就可以了。而沟通,却需要你关注别人——真正的聆听与理解他人。恰恰,这是我们最薄弱的地方。

于是,我们发明了社交网络,它让我们在不需要给予别人聆听和理解的同时,跳过友情的经营,直接通过「发送状态」、「被赞」、「被评论」,享受被关心、与人保持联系、诉说与表达的「假象」。

然而,我们对技术依赖的越多,对彼此的期待就越少。

一份美国的调查报告显示,人们的知己数量正急剧减少。1985年,人们的知己数量为2.94人,只有10%的美国人说他们没有可以讨论重要问题的知己;而2004年,人们的知己数量下降到2.08人,有 25% 的人称自己没有可以交心的人。

而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人们并没有反思如何重建真实社交的能力,而是在雇佣和培养一支越来越庞大的知己替代军。

在上世纪40年代,美国有2500名临床心理学家、3万名社工、不到500名婚姻和家庭顾问。而到2010年,美国有7.7万名临床心理医生、19.2万名临床社工、40万名非临床社工、5万名婚姻和家庭顾问、10.5万名精神健康顾问、22万名毒品上瘾顾问、1.7万名心理咨询护士、3万名生活教练。

大多数接受心理治疗的人并没有传统意义上的精神疾病,他们求助的都是日常琐事。很明显,我们正在将日常关爱工作分包给职业人士,并以交易和雇佣的方式解决人们最柔软的情感缺失。

4.

或许,在人们的真实社交能力退化得和科技的生长速度一样快之前,是时候找些出口了。

在《社交网络斋戒实验报告》的末尾,腾讯研究院给焦虑、孤独的人总结了几条行动指引:

  • 最终能深度滋养你的,是如密友和家人般的强关系,你应该区分它与弱关系;
  • 如果太多线上社交,不妨多些线下的交往吧;
  • 遵从内在的自己,为你的社交形象「卸妆」。

「无论真实世界以多大比重卷入线上,有一点始终是不变的:我们迫切关注的,依然是关乎个体健康、发展、幸福的重大问题。」 该对它们付出一些真实的努力了。

毕竟,当我们哭泣时,需要的是一个肩膀,而不只是一条信息。

 

关于焦虑,来自 BottleDream 的诚意推荐:

这周,和你的密友到线下找到一些突破焦虑的新可能与出口吧!

BottleDream 参与了网易新闻策划的「心灵复苏大保健」艺术展览。9月17日至21日,在上海的兴业太古汇,网易新闻联合包括姜思达、MC天佑、彩虹合唱团等十位最有意思的创作团队和个人,做出了十件关于当代年轻人焦虑的展品。

当工作焦虑已经成为社会心照不宣的常态,逛逛这个展放松一下吧。

做在热情万丈地奔赴下一次失败之前。在充满焦虑的人生里,让我们一路享受,一路狂奔。

点击阅读原文,抢先了解超级酷的展览


作者 | 范范

图片 | facebook、腾讯社交网络斋戒实验报告、The Green Walled Tower、网易新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