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在沙发上,你可以走遍世界/

周二的一大清早,旅行摄影师佳琪·肯尼(Jacqui Kenny)刚结束了在突尼斯的旅行。接下来,她要去塞内加尔街头拍点照片,然后再去一趟比利时。

最近,她因为作品风格清新而走红。也许更有话题性的是,她的摄影都是在 沙发 上完成的:

▲左边是突尼斯美德宁省的村庄,右边是塞内加尔圣路易斯市的街头,都是很难查到的地名

她是一个「云」摄影师。这些图片都是来自 Google 街景服务,这是一个 Google 运营了 12 年的地图拍摄项目,开着全景相机的车,在路上边跑边拍 360 度全景照片,在手机和电脑屏幕,以及VR 头盔里看,就像走在真实的街道里一样。

肯尼做的事情,就是在街景图的街道里用指尖「旅行」,找到世界角落里找漂亮的风景和故事,构图,截图。照片连后期都不用做。

▲左边是美国太阳城的住宅,右边是秘鲁乡郊一栋别墅

街景里静止的世界也给了她不少惊喜:肯尼发现了路边正在接吻的情侣,草原上亲吻的马,沙特阿拉伯高速路上狂奔的骆驼,修剪成鸭子造型的树,还有酷似在屋顶上走钢丝的工人。

▲秘鲁街头接吻的情侣,还有沙特阿拉伯正在奔跑穿越高速公路的骆驼

这一切不是因为宅。肯尼 8 年前被诊断出患有「旷恐症」,这是焦虑症状的一种,患者会对人多或者空旷地方感到恐惧,没法坐飞机、火车,或者去演唱会。严重的情况下,肯尼连走出家门去超市买菜都怕。

「这真是太糟糕了,我总是想着可以去很远很美的地方看看。」为了治疗自己,肯尼一年前开始在互联网上「虚拟旅行」,通过街景等沉浸式的真实世界体验,她做了一个摄影项目叫「旷恐症旅行者」,目前截图已经超过 2.6 万张,内容大多都是展示广袤的空间和生物的关系,正和肯尼的恐惧相连。

▲ 树影系列

「这是我最接近『旅行摄影师』的一刻了。」她说。

/去地球另一边的家做客/

这是江先生的家,在福建省龙岩市的客家土楼承启楼。

69 岁的江先生说他就在这里长大,在圆形的楼道里面玩抓迷藏。但现在,还在这里住的人不到 200 人,大多是像江先生这样的老人。年轻人都放弃了土楼和村庄,到城市里工作和居住了。

▲江先生的家——客家土楼

年轻人走了,旅游业成了福建传统土楼的生计。江先生现在的工作,就是在土楼里卖票,带游客参观。

「我家是个旅游景点」,他说。

8 月底,江先生的家也成了互联网上的旅游景点。Google 把他房间和整个承启楼都用 360 度的全景相机拍了下来,全世界的人都可以通过手机应用,或者带上 VR 头盔,像参观博物馆一样走进江先生的房间。

▲你可以去江先生的家「做客」

这个项目叫「这是家」,是一个文化项目。他们在 6 个大洲拍摄了 27 个不同的“家”:移动的蒙古包、东亚竹楼、台湾原住民的底下房屋、非洲马达加斯加的临时泥房子、希腊爱琴海边的白房子……

在应用和网页版上,不仅是展示一个地理位置,还有家具内部 360 度全景图,你可以看到茶几上都放了什么摆设,走到墙边感受建筑的材料,看看屋主的故事。

▲希腊爱琴海白房子,你知道里面长什么样吗?

▲ 白房子里面砖块是这么大的……

▲约旦南部瓦地伦山谷里面的一家人

▲台湾兰屿达悟族的底下房间入口

「我们想通过街景来讲故事,用数字化的方式把拥有不同文化的家保存下来。」Google 在项目博客里面写到。

/不止是沙发上的旅行,

VR让你和世界共鸣/

使用360 度全景图、VR 全景视频等沉浸式的讲故事方式,已经被证明不只是更加「有趣」和「好玩」而已,它还可以成为增强同理心和感受力工具。

今年,秘鲁遭遇了 20 年以来最严重的洪灾。这让远在伦敦的肯尼看得很心痛。

「我最常『闲逛』的地区受影响最严重,」她说。「我脑子里还有很多画面,是我曾经在秘鲁街道上看到过的小孩。我现在真的会在想着他们。」

▲ 一个 VR 体验项目,实际上男生和女生看到的视角是对方的,用来感受性别互换的感觉

在一个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中,研究人员把测试者分成两组,一组是看 VR 全景视频,播放砍树造纸过程;另外一组通过文字来读了同样的造纸程序。两组都看完内容后,研究人员「不小心」碰到桌上的一杯水,看了全景视频的小组,会比另外一组用少 20% 的纸巾来吸桌面的水。

只是 3 分钟的体验,就能改变人的行为。

「VR 能成为终极的共鸣机器。」VR 电影导演克里斯·米尔克(Chirs Milk)在 TED 的演讲台上说。

「我和世界的距离变近了很多。」肯尼说,这过程中自己的恐惧症也好了起来。下一步,尽管害怕人多的场合,她还是想挑战自己,开线下的摄影展。


作者 | 高级酷

图片 | Jacqui Kenny、Google Earth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