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最近有点焦虑,到处找缓解方法。听歌、运动……等等,冥想应用怎样?

「感受到你的身体,清空你的头脑。」打开冥想应用 Sway,手机屏幕上出现这么一行字。

我觉得这句话有点讽刺:拿着手机这个动作本身就跟「清空头脑」相悖……想想看那些随时随推送微信消息、看不完的公众号、工作邮件和微博八卦消息,心烦但也不敢错过。

 

尽管如此,我还是决定试试这款冥想应用——介绍说这个应用是「纪念碑谷」团队做的;而更重要的是,「冥想」这几年实在太红了。

这一部分是乔布斯带来的关注:

「如果坐下来观察,你就会察觉大脑转个不停。如果你尝试去平复它,只会让它更糟糕,但经过一段时间,大脑自己会平复下来。留出一些空间,让你能听到更多的小东西——这就是你的直觉在开花……」

▲乔布斯年轻时的家,没什么家具,就是灯、垫子

《成为乔布斯》的作者布伦特·施兰德还认为,乔布斯的冥想习惯,让他即使在癌症缠身的最后几年时光,也依然能保持工作时的专注

不仅是乔布斯创办的苹果,Google、雅虎、高盛、Facebook、福特……几乎你想得出来的欧美 500 强企业都有给员工提供冥想课程,作为员工健康福利的一部分。冥想的支持者称,冥想练习能让管理层更平静、公司业绩更好,员工医疗费下降。

▲Google 办公室里面的冥想课程

连学术界也很认可。美国最顶尖的大学斯坦福,也建了冥想中心。《自然》、《科学美国人》杂志有数十篇神经科学论文论证冥想对人的好处:能让人放松心情和解除焦虑,锻炼注意力,连脑子都不一样👇

▲冥想前(左边)和冥想后(右边)的大脑

这词最初来自印度佛教,但在美国和欧洲,宗教意味消散了,冥想变成了对抗信息过载、手机焦虑症的新生活方式。

在这个快速变化的的年代,冥想真的是一切的解药吗?

我在应用商店里搜索了 Sway,咬咬牙支付了 18 元购买。打开后,屏幕上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行字。

冥想开始了。

/焦虑的时候,他做了一个 app/

晚上 11 点 45 分,如果你当时也在我的房间里,估计会以为我在尬舞

是有点怪:一个人带着耳机,盯着屏幕踱来踱去,缓慢地摆动手臂,或者转来转去。

但屏幕里的世界不一样。黄橙色的高山的轮廓出现在我眼前,耳边是柴火燃烧的声音和钟声。像是在逆光飞行中俯瞰世界。

▲Sway,一边缓慢的移动手机一边看山

设计和颜色都很美,但只要动作稍快,山的轮廓就会慢慢变得模糊。我很快忘了自己 30 秒前的质疑,只有一个念头:动作要慢点。

Sway 是丹麦籍华人程鹏的点子,跟纪念碑谷团队 Ustwo 合作开发的。这个应用是他对自己焦虑症的回应:10 年前,程鹏曾经是诺基亚丹麦的用户体验设计师,对自己要求苛刻而揽下了太多工作,然后焦虑症发作。为了缓解焦虑,他开始练太极。

▲程鹏(右边)正在让员工测试冥想应用,监测脑电波 ing

现在听到程鹏的说话,声音稳而厚实,速度也不快,你不会认为他是个焦虑紧张的人。在太极缓慢、连贯、柔和的身体动作中,程鹏说自己找到了「当下」的感觉,也找到了创业灵感。

「在抑郁的时候,人会产生一个虚假的自我形象,比如我很笨、没有自制力,而不能去体验当下的生活。如果有一个简单的方法能够让人意识回到当下,那么虚假的自我形象很快的就会褪去。5-10 分钟的冥想就能帮人们做到。」程鹏说。

这个应用最初其实是实体版的:他去建材商店买了锡纸,把锡纸切成很细的小条,加上微控制器接上电脑,贴在东西表面来检测手指轻柔抚过的细微动作,同时播放舒缓的音乐。每天练习几个小时,程鹏把自己的焦虑症状治好了

▲还没有应用的时候,程鹏先做的是一个实体版的舒缓产品

程鹏经历的「冥想」,最早来自于印度佛教的巴利语,意思是「关注」。而现在经常在应用里看到的「正念冥想」(Mindfulness)这个词,其实是巴利语翻译成英文之后,再翻译成中文的效果。

在美国,「冥想」从 1960 年代美国反主流文化运动开始兴起。那是一个有意思的年代,美国年轻人开始拥抱东方的文化,崇尚神秘学,环保主义者、和平反战运动、新一波女权主义运动也在那里时候产生

▲反主流文化中的年轻嬉皮士们

也是在当时,美国分子生物学家卡巴特-津恩把美国式的冥想重新定义成「正念冥想」,把宗教色彩拿走,意思变成了「通过注意力专注于当下的时刻,不做任何判断」。 也正是他,在马萨诸塞大学建立了美国第一个正念冥想中心,欧美关于正念冥想的科学研究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

卡巴特-津恩对于正念冥想的定义,也正是目前英语「冥想」类产品的逻辑。没有什么宗教教义,一般会让你找个地方静坐下来,按照语音引导的声音进行深呼吸,然后观察自己的脑子里产生的念头来来去去

▲在大自然中冥想

在我的体验里,Sway 也差不多,不过不是让我静坐着,而是有点像打太极,不过没有太极招式本身,只有缓慢和安静的部分。

其实我用 Sway 的第一节课时长只有 3 分钟。但只要手机不停移动,声音和图像就会继续出现,一下没意识到这个设定,我不知不觉中跳了 10 分钟的舞。

▲试用 Sway 应用的摇动

10 分钟结束之后,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需要睡觉了。之前,我还有躺在床上玩一会儿手机的欲望。

「现在手机大部分时候是消耗人们的精力的……用如此简单的方式却可以为人们带来 Mindful 体验,说明手机还有其它的维度没有被挖掘到。设计师有很大的责任和机遇把容易沉迷和上瘾的交互方式转化为有效的 mindful 时刻,并赋予它意义。」 程鹏解释道。

▲这是程鹏 2015 年发布的冥想应用,Pause,它的大部分用户也在中国

在 Sway 之前,程鹏跟 Ustwo 团队在 2015 年推出了第一个冥想应用 Pause,让你用手指在屏幕上缓慢滑动的小水滴来保持专注,很简单但是很美。这个应用很快登上了苹果 App Store 的首页推荐,成了 2015 年《时代》评选的最佳应用

/冥想,让公司也能变好?Sort of… /

不过无论是 Pause 还是 Sway,还只是这冥想大浪潮中的其中一个浪花而已。

在欧美应用市场,冥想应用已经破千款,他们大多向用户收取几十到几千人民币不等的费用,提供线上冥想课程。最老牌的冥想应用 HeadSpace 每年光是付费冥想课程就能卖 3.3 亿元

▲这是 HeadSpace,目前用户量最大的冥想应用之一,小朋友也可以用,风格都是可爱型

调研机构 IBISWorld 的统计,2015 年美国冥想产品的市场规模已经突破 65 亿元

在 Google、福特等 500 强企业的带动下,更多热钱正涌入这个垂直健康领域。今年 6 月,HeadSpace 又拿到了 2.4 亿元的投资,比起向单个个人收费,他们开始做企业级服务。

企业拥抱冥想,并不是纯粹为了增加员工福利而已。

同样是美国 500 强公司 Aetna,是卖保险的。因为给员工增加福利,设置了冥想和瑜伽课程。在 2012 年初,CEO 马克·贝尔托尼重新复查了一遍公司的财政状况,他惊喜发现,公司的给员工支付的医疗保险费用下降了 7.3%,那大概是一年帮他省了 900 万美元

▲这是 Aetna 的冥想中心活动

贝尔托尼没有把原因单纯归功于冥想,因为同时还有别的员工身心健康项目在进行,例如健康检查、员工减肥计划等等。但他觉得这是个不错的点子,在后续给企业客户的商业建议的时候,他也会鼓励客户给员工设立冥想课程和场地。

纽约时报记者戴维·盖尔斯曾经在《正念工作》一书中,还披露了孟山都高层的冥想经历

这个全球最大的化肥农药公司,1990 年代的时候,CEO 就引进了冥想课程,本来想要给高层放松身心用。结果一些管理层在更平静之后开始反思公司的行为,开始想到孟山都的农药对于地球和生物的影响。还有一些人,在冥想课程之后很快就辞职了。

不过很快,因为这件事,孟山都的 CEO 被开除了,这个公司的高层也再没有人提过之前这件事。

「冥想正在让一些企业领导者,重新反思这个公司在世界上的位置。」戴维·盖尔斯说,但他并不认为单凭冥想能够改变目前资本主义体制下,公司逐利的根本性质,它只是一种辅助的力量。

「人们都听过冥想会帮你减压。但这并不是上一两节课,永远都不会再有压力了。」戴维·盖尔斯说,冥想也是需要不断的练习和保持。

这也是目前程鹏的的挑战。「冥想应该是一个习惯养成的过程,我们现在也有在努力,让更多人保持习惯,而不是用了一两次,就觉得学会了。」虽然他反对让智能手机变得「上瘾」,但一定的勾住用户的方式也在考虑之中。

「手机只是一个外部的物体,很多设计者都把手机做成『总是让你关注,总让你在别处』的效果。 我深刻的动机是想要把在当下的属性通过数字的手段变得有意义。

「我们的理想就是把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当下,并持续一定的时间,去摆脱思想束缚

– END –

不是一直往前跑就能达到目标,

记得深呼吸,停下来看看自己方向对不对。


作者 | 高级酷 Youran

编辑 | 麒麟

图片 | Ustwo、Pausable、HeadSpace 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