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李宇春这两天发了新专辑《流行》,还挺棒的。尤其是这段讽刺流行崇拜的歌词,刺激:

态度要虔诚 队形保持齐整
手机都举稳 玩儿命跟紧了脚后跟
同步更新 不要随便思考提问
不分他她 质疑者怎么永生

▲ 《流行》MV 里的截图

我是不在乎流行的。因为我觉得流行不外乎是把标签贴得炫酷,内心想要的其实和大家也都一样:被认可

但被认可有很多方式:踏实工作、艺术、倾听……为什么一定要追流行?尤其是……流行其实不一定对你好的时候。

我举几个例子解释下。

/谁决定了你的衣服穿什么颜色/

想过每年服装的流行色是谁来决定的吗?

用一句人话说完:是一家咨询公司开会决定的。

你不一定听过 Pantone,这是一家 1963 年成立的颜色咨询公司,它是一家专门开发和研究色彩而闻名的机构,他们提供的国际标准色卡是设计师通用的「语言」。

▲ Pantone 今年的流行色……草绿色。是不是感觉很难搭衣服

Pantone 每年年末会发布明年的流行色彩,例如 2017 年流行色被定为了「草绿色」。这些颜色,是每年秋冬,几百家咨询公司会带着事件、流行趋势 PPT 来给 Pantone 展示,选出一种明年的流行色。

所以这就是你身上的流行了,并不是更多人都热爱或者接受的意思,而是在一群在屋子里的精英决定,然后全球扩散。它并不是网状或者线状的,它更像是一个金字塔

Pantone 的年度颜色,会变成色板,数之不尽的产品就会出现:衣服、抱枕、台灯、地毯、首饰……好了,这么一来,所以草绿色真的流行了。

▲ Pantone 的色板出来之后,各种绿色的家居产品和消费品就跟上了

电影《穿普拉达的女王》还揭露过一个残酷事实:我们一直都在被「少数人决定的流行」影响,管你在乎不在乎,都逃不走

安妮·海瑟薇穿了一件蓝色毛衣去上班,以为随便穿她很自由意志的表现,但实际上她根本就逃不过「别人决定她穿什么」,被老板 DISS 了:

「2002 年,Oscar de la Renta 做了一件天蓝色大衣,然后伊夫·圣·朗洛展示了天蓝色夹克,天蓝色就出现在 8 个设计师的发布会里;之后,跟风的设计才进入了各大百货商店,甚至是你家附近廉价商店,于是你从一堆衣服里挑出了这件毛衣。」

 ▲ 《穿普拉达的女王》里面的安妮·海瑟薇

「这种天蓝色代表了几百万美元的利润和无数的工作机会。你以为衣服是你自己独立于时尚产业外的选择,这真的太滑稽了。事实上,你的毛衣就是就是这间屋子里的人决定的。」

/ 谁都想在告诉我们什么「流行」,因为…… /

我想起我在听的一本书,是《大西洋月刊》编辑德里克·汤普森写的《热点制造者》。

他认为,病毒视频、流行音乐 MV 之所以成为爆款,不是随机的,而是可以精心策划的,尤其是在这个分心的时代

我来解释一下「分心的时代」:到 2015 年,拜智能手机和刷不完的娱乐消息所赐,人类的平均注意力时间比高作文阅卷老师还短,只有 8 秒(拜托,连金鱼都有 9 秒!),总之,所有人都在分心。

 ▲ 看到右边了吗,就是你【微笑】

说回德里克·汤普森的书,汤普森要流行,认为光靠高质量不行,还有以下法则:

  • 内容要「让人熟悉又稍微有点新意」:注意,不要太有新意,就是在熟悉和前卫中取得平衡,还不能太深;
  • 找有流量的人「抱大腿」:让那些自带光环的人,使用和帮忙推广你的内容;
  • 重复曝光,营造得好像很红的样子:就是引发人们的从众心理嘛;

咪蒙、新世相……相信你能从各种网红公众号(包括这篇)找到这些规则。

流行可以被顶级的咨询公司掌控,也能被公众号写手按照规则推动,那么我们难道就应该在屏幕这边,不假思索地接受流行?

这些内容和潮流推送者,是真的为了你好吗(而且是长期的吗)?

还是,他们戳了一个点,引发你对外形、社交和知识的焦虑,最后为了他们自己的广告费用和粉丝数能蹭蹭蹭往上涨?

/ 有意识地追「潮流」/

那么问题又来了,当我们是一个日常消费者、阅读者角色的时候,应该对流行内容和产品抱有什么态度?

2014 年,艾玛·斯通和安德鲁·加菲在谈恋爱的时候,被一群狗仔 「围攻」。于是他们写了这些纸条,在经过相机时挡脸:

「我们在餐厅吃饭,结果外面有很多相机,所以我们就想,试试这样吧。我们不再需要关注了,但这些机构需要」(后面列举了 5 个跟癌症病人俱乐部、青少年关爱联盟等 5 个慈善组织)。

这可以说是良心明星了。但,不是每个明星网红都那么良心怎么办?

当我们被商家、公众号携手和网红制造和展示的流行占满,问自己这个问题:他们传递的东西对我真的有长期价值吗?

BottleDream 曾经写过网红杰罗姆·雅尔的故事,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

▲ 出门大概就是这么红吧……

雅尔是 Snapchat 四大红人,在街头出现都会被堵的水泄不通,随手发个短视频就有上亿观看量……就这么一个欧美流行的草根网红,在几年前开始,他拒绝广告代言的模式,认为自己有影响力就应该负起社会责任,不应该用广告变现。

「不一定要我去做广告让粉丝买单,我可以成立一个创意内容机构,帮企业产生像我一样流行的内容。」他说。

▲ 雅尔在索马里救灾的时候拍的,略萌

今年,他鼓动明星和网友一起众筹给索马里运送食物和净水,自己飞到了现场拍摄视频,把自己的「流量」带给那些在商业公司看来「没有商业价值」的人群。

比起纯粹八卦新闻看一天,等着肾上腺素被八卦激起,还不如多看看像杰罗姆·雅尔这样有责任感的网络红人?

下次,再遇到什么刷爆朋友圈的流行事件和款式,全力拥抱它们之前,也许我们可以多加个停顿:Ok. But wait…

– END –

看这篇文章的时候
也要这么想哦
Wait…

 

作者 | 高级酷
编辑 | 范范
图片 | Flickr、还有自己做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