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城里人面临着层出不穷的食物安全问题,永远就是恐慌,这个恐慌背后永远就是人与人的不相信,你就算拿着一个真的有机的蔬菜水果给他,他也不相信。人与人之间,现在就是这种很悲哀的关系,人在追逐经济发展的路上过分狂妄和自大,人与自然的关系也是缺失的。

这段朴实又直戳我疑虑的发言,来自薛遇芳。

▲右边是薛遇芳,顶着大太阳去农场

一个原本爱去米其林餐厅的北京「吃货」,变成了长达 5 年的中国农场考察者,还想用实际行动,改变中国城乡发展割裂的状态。

这一切人生轨迹的改变来一次,逛菜场

1

「我和大家开始都是一样的,都是想找到好吃的,更好吃的,更香的。」薛遇芳说。

5 年前,她听说北京有机农夫市集的菜不错,就决定去看看。

那时候,这市集像是打游击队似的,办一次换一个地方。但买菜还能见到种菜的农夫,听说还是没打农药的「有机蔬菜」,薛遇芳的第一反应是,好玩但也很怀疑。

她也曾经持续在超市买过均价 20 块钱一斤的「有机蔬菜」,包装上只是简单地贴上带有有机认证和农场名字的标签,她每次买回来后仍会把蔬菜在水里起码泡上半个小时。

▲北京的一个「有机农夫市集」里

「谁知道有没有打药呢?」她说,那时候只敢信「贵的就是好的」。

我们每天吃的蔬果,化肥农药已经是常态。原农业部副部长路明之前曾透露一个数据,我们用全世界 7% 的耕地养活了 22%的人口, 但实际上我们用了世界上35%的化肥才能做到的,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化肥消费量最大的国家。

所以当市集里农夫说菜品没有打农药化肥,薛遇芳的劲儿就上来了。「没打药,那虫子怎么办?」

没想到农夫给她仔细解释了一通怎么种菜,什么「自然农法」、「有机肥」……各种词汇把她给说懵了。

「你不相信,就到我们农场去看看。」农夫说。

结果这一去,一发不可收拾。

2

在北京周边,她见到了不少让她稍微宽心的有机农夫——没有在田地里施化肥,也没有用什么除草剂,她看到了有机肥是怎么做出来的,看到有虫眼的菜叶,也看到生活简朴却很笑得很开心的面孔。

▲薛遇芳跑到不同农场里,想搞明白「有机蔬菜」咋回事

稍微有点放心的她,买了一些蔬菜回家,简单用水烫了烫,她觉得菜很甜,有菜味儿,而且价格比超市里卖的有机蔬菜还便宜。

只是,很多农场里的菜都卖不掉,因为找不到消费者。

这也是中国有机食品现在的状况。在国内,因为长年累月的食品安全问题引发了严重的信任危机,「安全」也成了消费者购买食品和就餐的首要标签。

「目前消费者对有机不信任,信任危机是一个方面,也是对有机生产过程的不了解造成的。」正谷有机农业副总裁张友廷告诉 BottleDream,这个有机农业的电商平台,去年已经有一个多亿的销售额。

▲北京 Tribe 有机餐厅,名字里有「有机」,卖点还是主打健康和新潮

除了信任问题之外,在国内,绿色、天然、无添加,甚至是「进口」,都是正在跟「有机」竞争的安全标签。跟这些标签比起来,价格不低的「有机」食品,并不是里面最具有优势的,而这些标签之间的异同,也让消费者难以辨别。

如果去问消费者「有机」的含义,很可能只会让人模糊地联想到「价格贵」。

因为在农户那订菜,薛遇芳建立了联系,看到卖不出去的菜也觉得难过。「我想帮助农场,小范围的介绍朋友在家里吃,他们也觉得菜实在是不错,也跟着我买。」

2015年,她把给身边人团购有机农产品的「净土合作社」办了起来,让大家每个月给钱,薛遇芳来帮忙从全国的二十多个有机农场里预定蔬菜水果。

▲国外很常见的社区互助农业(CSA),近年来也在中国开始兴起

3

而光是蔬菜怎么足够,要办合作社,还需要品质好的有机的水果,有机酱油,大米……北京周边的有机农场没有的,薛遇芳就想到要去南方找。

而本来只是去一趟农场买有机食品,居然演变成了长达 5 年,从北到南的全国有机农场的之旅。

在国内,有机农业种植还是小众又小众的东西。从源头来讲,有机的农业耕地,只占全国耕地面积的不到 1%。

▲耕地有机质的下降情况,比我们想象中更严峻

由于土壤长期被化肥供养,没有化肥之后土地就很贫瘠,需要重新供养。但农夫不愿意把土地丢空,或者接受好几年都减产的情况。

薛遇芳也遇到过类似状况,在宁夏中宁的枸杞田,有个农户用有机方式种植枸杞的,但他的收成和收入都不好,不能保证产品质量,结果他在村民面前抬不起头,媳妇也不理解他,甚至提出分手。

▲左边的是有机,右边的是打了化肥的作物

在国内的小型农户中,有机农业技术和人员不到位,也缺乏市场规模的例子比比皆是。

薛遇芳帮这些小农介绍销售渠道,「净土合作社」的团购也是这么做起来的。不过这生意目前规模还小,600 多位社员,每月会组织一次团购,每月营收也只有在 6 万元左右,还很容易受到大电商平台的冲击——大公司更倾向于采购更大农场的有机产品,甚至自己建农场,而不是像薛遇芳一样找小农户,因为更加方便和标准化。

虽然不太好做,更大的商业公司会看准了这片市场,薛遇芳还是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很有价值的,除了让周边的人吃上了健康的食品,也能帮助偏远地区的小农户找到自身的价值。

▲不少生鲜电商盯上了「有机」的消费市场

因为 5 年来,她已经看到越来越多消费者的行为在改变,身边开幼儿园和餐厅的朋友也开始让她推荐靠谱的有机食材来源。

「过去很多人说到有机,就说这是假的,都是骗人的,后来,有人说有机的贵,都是有钱人吃的。这一两年,买有机的人多了起来,人的心态变化了,而且速度很快。」

– END –

不一定要成为富翁才能改变世界

世界会不会更好

就在你每个选择中

作者 | 或或

编辑 | 高级酷

图片 | 绿色和平、净水合作者、Fields Goo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