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打针、吃药,疑似猥亵……

看到北京红黄蓝幼儿园的虐童事件被家长曝光后,愤怒、失望和对教育体系的质疑情绪充斥在网络空间。

胡佳威没有,「麻木了」他说。

他是儿童性教育机构「保护豆豆」的创始人,在创业给家长做儿童性教育课的一年多时间里,他经常从家长处听了很多没有登上过新闻,但同样糟糕的儿童侵犯案例。

「我已经经历了这阶段了,每天骂,没用!所以红黄蓝这个事情出来,我们想的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在外出差的他,赶忙回酒店整理教程。从怎么教小朋友识别性侵者,如何处理小朋友的情绪,包括需要找什么机构求助,他洋洋洒洒写了 6000 多字。

「你以为孩子还小不需要性教育,但是强奸犯从来不管你的孩子多大!」他在文章中写道。

▲胡佳威在演讲中

今天我们联系到胡佳威的时候,他正忙着准备一堂微课,给那些正在焦虑怎么保护小孩的父母提供实用的性教育信息。

「国内情况还挺严重的,」胡佳威说。

1

在国内,暨大医学院研究分析表明,我国男性的儿童期性虐待发生率为13.8%,女性为15.3%。最高人民法院的数据则显示,2013—2016 年的 4 年间,光全国法院审结的性侵儿童案件量就达到10782 起——这还是经过重重程序后,进入司法系统的数量。

尽管是个 90 后大男生,但胡佳威在创办「保护豆豆」之前,已经有 7 年的儿童性教育经验。

2011 年,刚进大学的他就开始了做性教育志愿者,2013 年,他已经是无锡当地小有名气的性教育培训师,和他同学经常到不同的小学讲课。

那也正是国内大规模曝光儿童性侵案件的一年,平均每三天就有一起儿童性侵事件被媒体曝光。最严重的是 海南省万宁市后郎小学校长陈在鹏的性侵案,当时 6 名六年级小学生被该校校长陈在鹏及万宁市市房管局职员冯小松携带到宾馆开房。

▲「校长开房事件」后,网友自发抗议

跟一般教师想象的「中学才应该做性教育」等观点不同,胡佳威认为幼儿园是孩子接受性教育的一个黄金时期。

「你给幼儿园孩子上课讲阴茎、阴道等等,TA 会很自然地接纳这些,不会觉得是很恶心的,往往都是我们成年人过度解读了。」他告诉瓶行宇宙。

胡佳威还给我们分享了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案例。大学生到乡村学校去支教,在性教育课上问小学生们一个问题:假设班里有同学被性侵了,TA应该怎么办?

孩子们嚷了起来,声音集中在两种「答案」:

「自杀!」

「嫁给他!」

如果性侵已经发生了,正确的性教育是能帮助降低很多伤害的。假设那些孩子真的受到性侵了,他们只能想到『自杀』和『嫁给他』两种答案,这是很可怕的。」胡佳威说。

而孩子们的反应,也充分说明他们的学校、老师自身在性教育上的匮乏。

胡佳威决定做点什么。

2015年底,大学刚毕业的胡佳威成立了「不羞学堂」,给老师、志愿者、社工等提供儿童性教育课程培训。

他又遇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性教育课程培训,在社会上还是一门「高价」学问,需要给培训机构 1.5 万元不等来换取三节课的课程 PPT,而且性教育课程的教学方法也很落后。「稍微改一下,背下来」他说。

在中国,儿童性教育早在清末民初就有被关注,但一直发展跟不上。最近十几年,不少机构将彼此看成竞争对手,不愿把资料分享出来,经济发达的城市的教师尚且可以获取这些资源,但经济不宽裕的教育机构和老师,就无法获得专业培训。

因为信息不流通,教师缺乏性教育培训,儿童性教育的发展也没法好好开展。他不想因为目前性教育发展缓慢,而牺牲掉这一代小朋友。

胡佳威想改变。「就像在改革开放时,在国内整个医疗体系还在建立的时候,还有『赤脚医生』在乡间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大众的日常疾病可以得到缓解。如果连这个都没有,要等医疗体系完全建好,不是要牺牲某一代的人吗?」

2016 年年底,他决定做他认为正确的事情:他将自己收集、总结而来的 50 多份儿童性教育资料全部免费开源,包括课件、研究报告等,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下载。

在国内儿童性教育的圈子里,这「开源行动」可是破天荒地头一遭。就算圈里人有反对,他也觉得这很值得。

3

在做「不羞学堂」的过程中,除了给教师答疑,胡佳威经常会收到家长的疑问:

「发现孩子自慰,应该怎么办?」

「不想跟小朋友说『你是从垃圾桶捡来的』。那应该怎么跟小朋友解释?」

最有意思的这个常见问题:

「其中有个家长跟我说:胡老师,我发现我自己的孩子最近有点那个,有一天我看到他在那个,我就过去跟他说,『宝宝你是不是在那个呀,不可以那个哦』。他讲完我也郁闷,到底哪个是那个啊。」

胡佳威说,很多家长找他聊性教育,都会用「那个」来代替,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口,因为连他们自己都觉得性是很羞耻的事。

▲实际上,孩子对生殖器好奇是很正常的现象

如果只有老师在课堂上讲,回到家父母依然很回避性教育问题,万一小朋友遇到什么困惑或者伤害,家长也很难正确引导他们健康生活下去。

这就是「保护豆豆」最开始的由来。2016 年初开始,胡佳威和团队 9 人,开始全力做这个给家长科普性教育知识的公众号,用文章、音频课程、社群学习等方式,给家长的性知识「扫盲」。最近半年,他们做了 6  个百人的家长社群,每天给家长分析儿童性教育的案例和新方法,并且给他们答疑。

但胡佳威认为,最难的不是传递知识,而是改变家长等成年人对于性的错误态度。

「如果家长认为性是一个肮脏的、恶心的东西的话,他就觉得没有必要去告诉孩子,尤其在孩子这么小的时候,把一个不好的事情告诉他。所以其实这问题的本质,并不是这个知识怎么获取,而是这个家长错误的态度需要改变。」

▲不羞学堂的性教育娃娃

4

在瓶行宇宙跟胡佳威的访谈当中,他提到了不仅是家长,而是成年人普遍对于儿童性侵有很多常见误解,我们摘取了几个:

误解 1:这件事离我很远,因为性侵儿童的犯人很难碰到。

不,施暴者就在你熟人圈里。2016 年,国内被公开曝光的 433 起性侵儿童案里面,熟人作案的有 300 起,有一半的案子里的施暴者性侵,受害者年龄最小不到 2 岁。在美国,数据也类似,90% 犯人为熟人,其中30% 是亲戚。陌生人只有 10%。

误解 2:儿童性教育不过是「事后补救」而已,没法降低儿童性侵行为发生几率。

多点教育小朋友认识自己身体的界限,可以防止一部分性侵的发生。红黄蓝案件中,其中一位家长的孩子,就是在性侵发生之前大叫「不要脱我衣服」,施暴者没了兴致,他也因此躲过一劫。

最近 25 年,美国报案的性虐儿童案件总体下降了 65%。新罕布什尔大学社会学教授戴维·芬克霍尔认为主因是,人们对儿童性侵问题的认识逐渐增强,防范性侵犯的教育和培训增加。

误解 3:儿童性教育也是「看片」?

不,其实是教小朋友认识人的隐私部位,并且教育他们,如果父母之外的人们想要触摸和让他们看这个部位,需要大声拒绝并且走开。如果有人对自己这么做,要大胆告诉父母。

误解 4:这么早小学生做性教育,会让他们更早有性行为?

不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全球 87 个调研点的研究,没有证据显示性教育会让孩子提早发生性行为。

▲印度女孩Chandra曾做了「会动」的性教育课本

5

胡佳威做儿童性教育,跟他自己 6 岁时被性侵犯的经历有关。

当时,有比他更年长的孩子,用一个玉米作为礼品,诱导他裸着压在女孩子身上。他完全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直到他上了初中,第一次看 A 片,他才意识到过去的一幕是怎么回事。因为这件事,他一度陷入深深的自责,觉得自己很脏,当时为什么没有拒绝。而这样的自我批判影响了他整个青少年生涯。

做「不羞学堂」和「保护豆豆」的过程,对于胡佳威来说是一种自我救赎

「回头想,我当时的反应跟很多遭遇性骚扰、强奸的受害者很像,我们会把很多原因都归咎在自己身上,觉得自己不自爱,会一直自我谴责,都不会想其实真正犯错的是那个人,而不是自己。」

胡佳威认为,每个人都需要性教育和养成正确的性观念,才能放下自我的批判,也能更理解其他人的伤痛,一起好好生活下去。

这条路不好走,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在路上。

「儿童性教育也是跟性别平等、自尊自重相关的,如果不做好儿童性教育,孩子们无法理解彼此,你怎么跟女孩子说她可以做任何事情,怎么让男孩子尊重女孩子而不是成为『直男癌』?

– END –

学习性是为了更加了解自我,

学会和他人沟通,

认识到性对生命的意义

并做出积极、负责任的选择。

性教育,和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关。

作者 | 高级酷 小火龙

图片 | 不羞学堂、微博、health to fall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