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今年 2 月,帕斯卡尔·玛索(Pascale Marceau)去喜马拉雅山旅行,顺便当了一回「野生科学家」

她在山脚小溪里灌满一瓶水采样。不久后,这瓶水被送到大西洋大学的实验室里,成为全球塑料微粒污染问题的研究样本。

▲Pascale Marceau在喜马拉雅山脉的朗久雪山取水

玛索正职是个工程师,没有经过什么野外科考的训练。之所以能做这件事,是因为她参加了美国人格雷格·特雷尼什(Gregg Treinish)的公益项目——「探险科学家(Adventure Scientists)」

这是个科研「众包」平台,把户外探险爱好者变成「野生科学家」,在世界各地旅行的时候,为科研收集数据,例如采集水样、捡野外的动物便便样本,或者去观察当地蝴蝶和蜜蜂的数量。

玛索正在帮忙的,就是「探险科学家」今年最大的项目「塑料微粒」。因为世界各地的户外旅行者的帮忙,全球各个山川已经有 2400+ 份样本被收集了回来。

特雷尼什也在这当中找到了让人震惊的数据:75% 的水样都含有肉眼看不见的塑料,即使是在几乎没人居住的雪山里。塑料微粒的水污染比想象中严重。

▲看看你家洗衣机的过滤网,你就知道每洗一次衣服,会有多少塑料微粒流进河海里

今年 7 月,特雷尼什因为塑料颗粒的调研,被邀请到《国家地理》探险者年会做分享,还登上了美国各大主流媒体的报道。

但这背后,也许更让你感兴趣的是这件事:怎么能让旅行者做成「野生科学家」?

这跟特雷尼什年少的经历有关。

/改变人生的户外探险/

如果不是野外探险的话,他可能还是一个中年混混。

打架惹事、偷车、被停学……在美国俄亥俄州长大的特雷尼什是个标准的「问题少年」。16 岁那年,他偶然成了一个背包客,跟着别人去了无人烟的地方登山。

他当时状态差到什么程度?

「当时我只是帮别人背了 10 个苹果,就这么小的一个动作,我觉得自己对别人有帮助,觉得自己很酷。」特雷尼什说。

▲探险中的Gregg Treinish

探险这件事让特雷尼什很快找到了自信的感觉,但不过几年,他又陷入了低潮。

「去无人区登山,一个人独享绝美的景色确实很好,但这太自私了,能有什么用呢?对别人一点用都没有。」

2009 年,他在蒙大拿大学念生态学,被派了一个科学考察任务:蒙大拿地区的野生动物,例如猞猁、猫头鹰和狼獾。出乎意料的是,特雷尼什野外科学考察任务还挺简单的。「至少不是火箭科学这么难的东西吧」他认为,即使是户外的旅行者也可以学得会,根本不需要学「生态学」这么专业的学科。

▲Gregg Treinish在户外收集样本

于是他有了一个新想法:如果自己去户外旅行登顶只是满足自我,为什么不在过程中做点有助于科学研究的事情呢?

这就是「探险科学家」的开始。2010 年,特雷尼什辞掉了工作,开始做非营利组织。

除了塑料颗粒的全球调研,「探险科学家」们还有不少跟动物保护、生物多样性有关的项目。去年,他们还跟哈佛大学合作,让旅行者去野外捡动物的大便。从美国阿拉斯加州到阿富汗,收集了超过100份样本。

▲探险者在户外「捡屎」

今年,他们还打算建立起「树木基因图书馆」,如果成功的话,不出十年,消费者就能用手机应用扫描自己家的家具等,看它的木材是否属于合法砍伐。这能倒逼生产商从源头上保护森林。

/你也可以当科学家,野生那种/

特雷尼什相信,每个人都可以当「公民科学家」(citizen scientists),而且这样形成的「科研众包」很重要。

「很多人都还是觉得科学是专业得高深莫测的。这社会当然需要受过严谨训练的专业科学家,没人否认这一点。但我们也要意识到,有很多问题因为数据收集的限制而停滞不前……『探险科学家』就是想要改变这个情况,让有兴趣的普通人也能成为专业的志愿者,大范围地收集那些需要的数据;我们也看到,真的有很多人有这份热情。」特雷尼什说。

成立至今,已经有上万志愿者参与了「探险科学家」的项目。根据他们的统计,仅 2016 年,志愿者们所带来的贡献,相当于专业科研机构要耗费 76 年才能达到的结果。

当然,要成为合格的「公民科学家」,光有热情还不行,还得积累野外旅行的经验,经过培训、测试等。例如,要参加塑料颗粒水污染项目,申请者得完成一个线上考试,把收集水样的步骤过程完全搞懂了,才能进入下一轮筛选。

「探险科学家」关注的,除了自然、科学研究,还有人自身的发展。

在户外泡得越久,特雷尼什越觉得现在的年轻人都患上了「大自然缺失症」。一方面,远离自然让很多人的身体都越来越糟;另一方面,这也让人们对环境问题很漠然——他们觉得环境污染、全球变暖等只是电视上的新闻,直到情况严重到火烧眉毛,他们才开始惊慌。

特雷尼什想改变这个情况。他召集了世界顶级的探险家,给孩子们办起了线上线下活动,分享他们在极地探险、收集科学研究数据的故事。

「我们的所有努力,就是想让人们发现,科学也可以很酷。」特雷尼什说。

作者 | 高级酷 麒麟

图片 | Mike Libecki、Adventure Scientists、National Geographi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