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这年头,涂鸦早就不是什么稀罕事了。但你知道国外火起来的「逆向涂鸦」是咋回事吗?

 

▲给你看几个国外艺术家的作品

简单来说,它跟你平常看到的涂鸦完全相反,不在墙面上用喷漆、涂料「加东西」,而是要「做减法」——越脏的地方,创作者越爱;画的方式,就是擦掉!抠掉!

在前不久的「浪而不废生活节」,人长得帅、逆向涂鸦也玩得很帅的俄罗斯艺术家 Nikita Golubev 来到了现场,秀了一把绝技。

难度系数还挺高的:观众在场地走过、留下的白色脚印,成为了他的「画布」;限时两小时,要在这乱七八糟里完成创作。

最后,你可以通过镜面装置的反射,看到他的作品——一头鲸鱼,追逐着白色浪花。

Nikita告诉瓶行宇宙(英文名:BottleDream),灰尘不止启发了他玩逆向涂鸦,还有点像他的「人生导师」,教他学做人。

到底咋回事?我们给你整理了演讲实录,来看看吧:)

👇

Nikita Golubev

灰尘教我学做人

冬天总是很容易让我心情郁闷,尤其是在冷得要命的莫斯科,路面的积雪和很多脏东西混在一起,四处都脏兮兮的,车也很脏。

你可以想象一下,你的四周没有颜色,一切都像是老旧的黑白电影一样,你觉得你会是怎样的心情?我那时候觉得很压抑,心情特别低落。

有天我开车出门,在半路上堵车堵了老半天,什么都干不了,我就坐在车上看着周围的一切,觉得真的是糟糕透了。刚好,当时有好几部大卡车停在旁边,它们从上到下全都是脏脏的灰尘。

我盯着它们看出了神——我觉得它看起来还挺像一块「画布」的,很大,而且非常厚实;这样的话,我能不能擦掉一些灰尘,干净的部分就像是画笔留下的痕迹……?这想法还挺简单的,就跟你闲不住想用手指去擦车窗上的灰是一个道理。

就那么一刹那,我觉得我有了灵感,感觉可以在脏卡车上做点什么东西。

于是,我就开始了。我跑去买了一对手套,找了几个刷子,放在了床头。第二天早上,我很早就起床出门了,虽然我也不知道我具体要做什么、画什么。我就先找辆卡车,试试看。

我的第一个作品,长这样👇

一个骷髅头,能看出来吗?我只是先测试一下,而结果也证明,我这个想法是行得通的。就这样,我在大冬天里开始了我的「早操」: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出门找卡车,涂鸦——它真的是「早操」,因为我起得很早,我几乎每天早上都得走上5公里,爬到卡车上画画,运动量还挺大的(笑)。

你可能会好奇,我在别人的车上涂鸦,车主会有什么反应?

我一开始也特别担心,怕被车主看到就不让我画了。但我发现我好像想多了,可能是因为我5点半画画的时候,他们都还在睡觉吧(笑)。不过有一次,我画着画着,突然就有个司机跳出来大叫「你在对我的车干什么」,我才发现原来他在驾驶室里睡觉……

我给他解释了半天,说大兄弟,我只是用你车上的灰尘画画,他还是一直骂骂咧咧的,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我只好不跟他说了,赶紧画完,签个名就走了。

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我突然看到那辆卡车在路上开——因为我看到了我的逆向涂鸦作品。只不过,他把我的签名给擦掉了,但涂鸦没有擦。我还挺开心的,因为虽然他冲我大喊大叫,但事实证明他还是喜欢我作品的。

▲ Nikita 当时创作的是这个作品

其实在很多人眼里,脏的东西都不太好,对吧?我以前也是这样想的,但我没想到,一个偶然的想法,让我在脏兮兮的灰尘里看到了新的可能性。

年轻的时候,我挺热衷于街头艺术的,很想在街上做一些大家都看得到的、对社会有影响的大作品,那时候我能想到的方式就是涂鸦。但涂鸦有个问题,就是你在别人墙上画,在你眼里是创作,但是在其他人眼里可能就是对别人财产或者公共财产的破坏,而且涂鸦常用的喷漆,其实会带来一定程度的污染。我不希望我的创作伤害到别人,所以我一度特别矛盾。

当我开始灰尘里的逆向涂鸦,这个问题就解决了。我不需要用喷漆,也不需要颜料,不需要太多的准备;只要有脏的地方,只要戴上手套,或者找个刷子,我就可以开始画了。而且逆向涂鸦还有个特点,如果主人不喜欢,TA完全可以把我的作品擦掉,不留一点痕迹,也不会对车本身造成什么破坏。

你看,大家感觉没用的灰尘,其实可以有点意思。

▲ Nikita 的作品

对我来说,在灰尘里创作逆向涂鸦,不仅是一种艺术表达,还是一种城市里的修行。

以前我画画创作的时候,总会忍不住担心自己最后做出来的成品会怎么样,我觉得自己太患得患失、太把自己当回儿事了。那个时候,我总感觉面前有太多的墙挡在我面前,阻碍着我往前走,但我不知道我该做什么,才能把脑子里的那些「墙」给拆掉。

我猜,这个状态也不止是搞艺术的人才会遇到,很多人都会遇到这样不断纠结、自我怀疑的瓶颈期,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很想给自己找到出路。

▲ 逆向涂鸦之外,Nikita 的其他创作

我挺幸运的,找到了逆向涂鸦。我并不是说,我之后就专门只做逆向涂鸦了;而是它把我从那种疯狂的自我纠结中解救了出来。

在灰尘里做逆向涂鸦,每擦掉一点灰尘,痕迹就留在那儿了,我没法像在电脑上那样 Ctrl+Z 撤销,或者用油彩把画错的地方盖住重新画。每擦一次,都是没办法回头的,我甚至很难控制最后作品会是什么样子;我只能专注在每一个擦的瞬间,每一个当下,去享受整个过程。

我意识到,当你去纠结「完美」的时候,完美就不存在了;当你放下头脑里不断冒出来的担心、忧虑,每一个当下都是惊喜。每一次的逆向涂鸦,都给我带来新的创作技巧和灵感。对我来说,它就是一种冥想的修炼,给我创造了独特的心灵空间。

我也不在意我的画会不会被人擦掉,或者会不会被风刮淡、被雨水冲掉,我都不在乎。因为灰尘里的逆向涂鸦,本来就不是要放在博物馆里裱起来的作品,也不是要长期保存下来的。它的存在,是因为过程而有意义。

所以说,大家下次在路边看到什么脏兮兮的东西的时候,像灰尘,或者像垃圾之类的,可以不那么嫌弃它,换个角度想,也许能给你些新的启发。脏的,也可能是有意思的嘛(Dirty Can Be Good)。

– END –

演讲者 | Nikita Golubev

编辑整理 | 麒麟

图片 | Nikita Golubev、浪而不废生活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