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在北京,要是让我推荐个当地特色又有现代品味的小街道,我肯定推荐杨梅竹斜街

这条老胡同在北京的「大栅栏」(读音是:da-shi-lar)旅游景区里,在天安门西南边,但没有中国式旅游购物区硬拗造型的样子。

在杨梅竹斜街,感受是时空揉杂的:

买咖啡的路上,会经过开了几十年的本地旧书店和闲逛的老爷爷;

▲ 在杨梅竹斜街里的咖啡馆

路边摆着的可爱花圃是年轻人的设计品,里头种的是阿姨家里的老丝瓜藤;

▲ 这是胡同花草堂

▲ 这是丹麦人吴三桂(Lars Ulrik Thom)的机构北京卡片正在办讲座,他们在收集京城的老照片,并组织围绕历史故事的徒步城市旅行,还会办口述历史文化活动。

老棋牌室大爷搓麻将的声音、50 元一杯手冲咖啡的香气、设计师做的新锐胡同建筑设计概念、有点硌脚的石板路……都在同一个空间里发生。

▲怎么把重新设计一个多人居住空间,又有设计感的胡同?这是杨梅竹斜街上的微胡同。

▲内盒院,探索在传统四合院里面不干扰建筑但新增功能模块,拿到了2015WAF世界建筑节大奖

▲微杂院,门面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院子,有个老大爷看守,进去之后别有洞天,这个建筑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建筑奖项之一「阿卡汗建筑奖(Aga Khan Award for Architecture)」等多个重量级奖项。

这也让大栅栏格外的迷人,不只是我这么想。

数据公司城市象限(UrbanXYZ)之前做了一个统计,发现这条杨梅竹斜街只有496 米长,但每个访客会停留的时间,居然长达 45 分钟,这些来玩的人们,要么停在路上拍照,要么是逛店

▲BodyMemory 身体记忆诊所,他们喜欢把身体的不同部位做成首饰,例如手掌形状的戒指、脚趾形状的吊坠。

▲模范书局,杨梅竹里的一家民国范儿的小众书店,里面有很多收藏的出版书目

有人评论说这里是「北京应该有的样子」,不需要重修什么崭新的仿古建筑,不需要开满义乌小饰品商铺,我想,这也是我想在其他国内景点想看到的真正特色

▲ 杨梅竹斜街的过去与现在

/ 所以,杨梅竹斜街都做对了什么?/

大栅栏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8 年前,前门大街和大栅栏更像是一个「北京老字号购物区」,光临的大多是外地旅游团和外国旅行者。

改变了杨梅竹斜街的,是 2011 年开始的「大栅栏更新计划」

「大栅栏地区,是国内第一例自愿腾退的老城改造区域。」

「自愿腾退」,意思是,不大面积拆迁,而是让大栅栏区域的居民自己决定,要不要搬走

▲大栅栏的傍晚

「如果你故土难离,可以留下来。若是想改善生活条件的话,可以选择搬走,政府会给安置房当然也会有货币补偿。」

到目前,大栅栏地区接受人口疏解的居民比例在 40% 左右,而他们腾出来的杂院的和房子也不会被拆掉,而是引入新的「业态」:书店、咖啡馆、设计工作室、餐馆,只对建筑进行有限的改造。

▲书的设计店(Book Design Shop)是杨梅竹斜街上的一家独立书店,有很多精心挑选过的小众书籍和杂志,还有很精致有设计感的文具。

每年 9 月底的北京设计周,大栅栏展区还是整个设计周口碑最好的地方之一,混合现实展现杨梅竹斜街,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开设的铁艺编制课程,本地导览讲故事,还有各种设计、艺术展览……

▲2014年北京设计周期间在大栅栏进行的「灯作」项目,设计师和当地手工艺人一起用铁丝编织宫灯。

▲今年的设计周,

胡同院子变成了夏夜电影院

▲ 本地阿姨们组成了「三井社区导览队」

▲孩子们在微胡同里做闪亮的旗帜

之前,设计周为大栅栏吸引资源,而现在,一些合作机会会主动找到大栅栏。

 

/ 互联网影响下,我们看不下去老古董了/ 

在大栅栏的故事背后,更值得探讨的其实是「怎样改造老城,才能赶上时代的变化」。

 

似乎每个城市都可以找到老城密集地商业化的例子,从上海的「田子坊」,北京的「南锣鼓巷」,成都的「宽窄巷子」,到数不尽的各种「古城」。

他们大多外形也很雷同,一般打造成城中的商业旺地的模样,就像是专门给外地游客新建的义乌小商品批发「旅游城」——但这对于很多人来说,其实是越来越没有吸引力了,听到就不想去。

▲你能认出这是哪个「古城」吗?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周榕做了详细的研究:

他认为,互联网改变了我们对于城市的认知。

想想看,没有互联网的时代,你来北京旅游会选择什么地方?很可能就是这样的专门开辟重建的旅游区了,因为商家都很集中,你找特色食物和旅馆很方便。

但现在哪怕在北京找个咖啡馆,肯定不会把目光限制在主干道、旅游区了,好的咖啡馆似乎都藏在某个胡同的深处,某个大院子里分散开来,但因为地图和点评应用,我们依然能找到。

用周榕教授的话说,这是城市把它认知的功能让渡给互联网了。

意思是,我们不需要依赖集中的旅游区主干道来认识这个城市了,所以脱离地理位置的限制,更加真实,更加当地的特色的体验才是真正吸引人的点,而这些,是千篇一律的「古城」做不到的。

所以广场没有人了、密集购物的大商场也没有人了,很多原来用集中效应撑起来的商业倒闭了。

杨梅竹斜街这样的棋牌室和咖啡香共存,精致买手店和街角下棋的老人家真实相融的效果,成了不可复制的北京特色

▲「燕家2号」小院被改成了「如洗」改造成了新的空间

▲朱家胡同9号,曾为民国时期的三等茶室,2011设计周期间,被法国策展人 Isabelle Pascal 改建成「吾号茶舍」。

「我们完全可以把老城的承载记忆的这部分功能,外包给互联网,外包给一些新的技术。我们不需要去伪造一个新的实体去承载这个记忆。」

也许文物建筑保护是当然的,但重新造建全国一个样的「古镇」和「古街道」?

不去,我看「假古董」干嘛。

接受正在老去的城市

找到它的特点细节,活化它

这也是种创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