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你大概也注意到了,北京时间昨天早上的金球奖颁奖礼上,一反过去五颜六色、争奇斗艳的常态,明星们集体穿上了黑色礼服

放大看,你还会看到不少男明星的西装上别了一个胸针

黑衣红毯的背后,是一个颇具野心的抵制性骚扰联盟 Time’s Up(时间到了)。在闪光灯聚焦的时刻,她们试图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世界:

Time’s Up

时间到了

是时候真正关注性别、种族等的不平等

是时候让性侵、性骚扰得到终结了

红毯上的「抗议」只是计划中的一小部分。2018年第一天,这个由记者、律师、演员、编剧、导演、制片人等300多人发起的 Time’s Up 联盟就在《纽约时报》上刊登了公开信,公布2018年的 4 大重点——

  • 成立法律辩护基金会,为性侵、性骚扰的受害者,尤其是相对弱势的女性如保姆、酒店或餐厅服务员、工厂或农场女工等提供法律援助;
  • 推动立法,惩治默许性骚扰存在的公司、阻止公司以保密协议等手段封锁员工指控;
  • 在同工同酬等方面进一步推动性别平等
  • 号召更多女性在金球奖等重要场合上身穿黑衣,表达诉求。

「时间到了,长久地无形存在于社会中的父权主义该被清理出去了……不论性别,我们每个人都值得拥有一个更安全、更平等的世界。」包括娜塔丽·波特曼、奥普拉·温弗里等联署的公开信中写道。

/大量性骚扰、性侵曝光的「女性之年」/

《时代》杂志把 2017 称作是「女性之年」。

Time’s Up 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 2017 一整年关于声讨性侵、性骚扰的总结。

一切是从 「Me, too」(我也是)线上活动开始的。

2017年10月5日,《纽约时报》和《纽约客》揭露美国著名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大量性侵及性骚扰行为,此后,他更多荒唐得可怕的故事浮出水面:

他曾多次对惊慌失措的年轻女性露出性器官,让经纪人和助手帮忙拉皮条,哄骗演员或模特到酒店房间,缠着她们看他洗澡、给他按摩。

「如果你也曾遭受性骚扰或性侵犯,请用『Me,too』(我也是)回复这条推文。」10天后,演员艾莉莎·米兰诺在朋友的鼓励下发布了这条推特,#Metoo(#我也是)迅速成为人们勇敢发声的标签。

仅在 Facebook,一天24小时内就有超过470万人发布了1200万条带有 #Metoo 标签的帖子,讲述自己被性骚扰或性侵的经历。

从娱乐圈开始,到政界、商界、科技圈等各个行业,这场声讨性侵犯罪的运动开始向美国各个角落、向世界蔓延,不论种族和性别。我们熟悉的《纸牌屋》主演凯文·斯派西也被卷入了这张曝光中。

▲很多普通人在持续发声,表达自己反对性骚扰的态度

Time’s Up 是「Me, too」最高的后续之一,它不只是社交网络上的一个标签,也不只是霸占了公众眼球而已,它还真的在做改变:

它把官网打造成了一个资源集合平台,整理权威媒体等发布的性骚扰调查报告,也提供了基本的行动指南,包括告诉你怎样辨识性骚扰行为,如果你/你身边的人遭遇了性骚扰,你可以做什么,以及人们可以求助哪些机构。

它还计划给性侵受害者提供长远的法律援助计划和资金支援,希望改变法院在判决相关案子时天然的对于女性受害者的不公情况。

/和我们有关系吗?/

 

有。

同样的事件在中国一点不少,只不过情况让人绝望,过去鲜有人愿意站出来,即使站出来了,也往往遭遇更多的污名化。

去年 5 月曝光的北京电影学院的阿廖沙性侵事件,效果让人寒心,许多人站在了性侵者的一边,帖子被删,对于阿廖沙的恶意揣测和污名化等一系列蜂拥而至。

在发帖曝光时,阿廖沙提到了「房思琪式的屠杀」,指的是去年 3 月自杀的台湾作家林奕含。

房思琪是林奕含笔下的一个小说角色,林奕含把自己年幼时被补习班老师性侵的痛苦写成了《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这是一本绝望的小说,里面展示了不少女性、儿童在权力完全不均等的社会环境下,无从反抗,只能改变自己想法的逻辑的样子。

当老师将性侵描述成一种「表达爱的方式」,房思琪选择脱离痛苦的自救方式,荒唐又真实:

「我想出唯一的解决之道了,我不能只喜欢老师,我要爱上他。你爱的人对你做什么都可以,不是吗?……我要爱老师,否则我太痛苦了。」

不是每个人都会遭遇林奕含一样严重让人扭曲的性侵,但「不发声」的环境,无疑还在纵容、滋生、助长这样的利用权利不对等的性侵风气:

2016 年,广州性别教育中心调查访问 7000 名大学生,75% 表示曾受到性骚扰,过半数选择了沉默,因为大部分受害者认为「报告了也没有用」。

「普利莫·莱维说过一句话,他说集中营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但我要说不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是房思琪式的强暴。」林奕含写道。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必须站出来,fight for it。就像北航女博士罗茜茜一样。

她被称为中国「Me, too」运动的开始。

今年 1 月 1 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博士罗茜茜在微博上写了一篇文章举报教授陈小武,称 12 年前在北航攻读博士期间,副导师陈小武曾对她进行性骚扰,但未有得逞。

「在他手下读书的几年,是我人生的噩梦。」罗茜茜写道,她也曾因此患上了抑郁症。

文章在一天之内获 300 万阅读量,还带来了真正的影响:罗茜茜的发声让 7 名同样遭遇的女孩站了出来,北航现在已经停止了陈小武的教职工作。罗茜茜还发起了一封针对北航校友的联署信,呼吁校方借此机会建立一套详尽的高校反性侵机制。此后,西安外国语大学、中山大学、北京大学等学生相继响应。

但学生、校友们的路并不好走。目前,北航还未给出对陈小武的调查结果。各高校学生自发的联署信也有不少遭到删帖处理。

▲截止推送发出前,上述推文都已被删除

/我们可以做什么?/

罗茜茜曾在文中写道:「美国对女性、儿童的保护,也是在各种血泪之中从无到有一点一点进步来的。而我曝光这些,就是想做个开端。」

她开了一个好头。

那接下来我们能做点什么?

  • 知道什么属于性骚扰的范畴,并且告诉身边的朋友和家人;
  • 不幸遇到了性骚扰甚至性侵,站出来发声,或者支持身边有遭遇性骚扰的人这么做;
  • 如果遇到疑似性骚扰的场合,不做沉默的旁观者。

别以为性骚扰离我们很远。更多时候,只是因为我们没有意识到而已。事实上,任何不受欢迎的性暗示言语或举动,导致受害者产生被羞辱、被冒犯,或者被惊吓等反应,都算是性骚扰。

迷你剧系列《这就是性骚扰(That’s Harassment)》提供了常识性的科普。一共6集,每集4分钟左右,从工作、看医生等生活日常,讲述我们有可能遇到的各种言语、行为等性骚扰情况。

▲《这就是性骚扰》的剧照

每一集的片头和片尾,都在强调: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如有雷同,不是巧合。 Based on a real incident.

 #这就是性骚扰 #ThatsHarassment

「为发声者的勇敢加油鼓劲,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系统性的、持续性的改变。」Facebook 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说,她认为,性骚扰等问题根植于职场权力的不对等,而这些问题不是单独存在的。

当整体社会观念对性骚扰都是说 NO,立法和相应防治机制的建立都不是问题。」协助罗茜茜的律师万淼焱接受 BBC 采访时说。

 

– END –

 

文 | 高级酷、麒麟

图 | Golden Globes、ABCnews、Times、New York Times、BBC、Cosmopolitan、博客来、新浪微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