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今晚,2018 年世界杯足球赛就打响揭幕战了。

你可能不会注意到,俄罗斯人为它做的赛前准备,还包括了一次城市清理:

驱赶流浪汉,让他们从街头巷尾「消失」。

实际上,像对待牛皮癣一样去对待流浪汉的,并不止这一届世界杯。远的不说,近的还有平昌冬奥会、里约奥运会——现实的专横冷漠,跟这些体育盛事号称的「人人平等」、「友谊第一」、「快乐」等,无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当流浪汉们被简单粗暴对待,世界上有另一群人,专门办起了「流浪汉世界杯」(Homeless World Cup Tourament)

「运动绝不是高水平职业运动员们的专利——运动应该是每一个人都可以享受的权利,而且它有足够的力量,能创造持久的改变。」流浪汉世界杯的创始人之一梅尔·杨(Mel Young)说。

场上的每一个球员都有不寻常的故事:因儿子走丢而对生活绝望的单亲爸爸、被损友骗入歧途的 22 岁男孩、抱着好奇「尝」了毒品后不知道该如何回头的边缘青年……他们在踢球、比赛的过程中,逐渐重拾对生活的信心。

▲ 流浪汉群体中,男性比例较大,因此流浪汉世界杯最早从男子足球赛办起,名气起来后也发展了女子赛事。

从 2003 年举办第一届以来,这个「世界杯」每年在不同国家进行。去年的流浪汉世界杯,超过50 个国家的 500+ 个队员参加了在挪威奥斯陆举办的全球总决赛,吸引了 80000+ 人到现场观看,数百万人线上收看。

你可能会好奇:

为什么要大费周章,让流浪汉踢个球?

根据联合国调查统计,全球有超过 1 亿人处于无家可归、流落街头的状态(Homeless),被习惯性称为「流浪汉」。

▲「无家可归者」在各国有不同定义。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的统计司将毫无庇护或居所者界定为「一等无家可归」,将通常无居所者界定为「二等无家可归」。

那些无家可归者构成了一个社会群体。在世界范围内,他们被拥有更多金钱, 拥有更多权力或更大影响力的人确立他们的身份,而后又加固了他们的身份。这是 一个恶性循环。法律,政策,商业惯例和媒体报道从道德方面将无家可归者描绘为低人一等、不值得被援助的人,他们是其本身不幸的始俑者,责怪他们所代表的社会问题。无家可归者一旦遭到污名,他们的需求被进一步忽视,不平等和歧视得到进一步巩固。

摘自《 联合国2016年人权报告 | 重点关注:无家可归者作为全球人权问题危机及其严峻性 》

流浪汉之所以成为流浪汉,背后的原因错综复杂,不是谴责他们「好吃懒做」、「不求上进」或「自甘堕落」就可以了事。他们最大的共同点,是对自己的人生失去了信心。

「相比起大多数人相信『人生总有起起落落』,很多无家可归者觉得自己是彻底的『人生输家』。」梅尔·杨说。

在创办流浪汉世界杯之前,梅尔·杨就办了一本独一无二的杂志《The Big Issue》,专门由流浪者来销售,他们可以从中赚取标价 40%-50% 的利润,由此得到生活来源,逐渐摆脱生活的困境。

 

「我始终相信一种可能性:种种问题确实很棘手很麻烦,但解决它的方法却可以很巧妙。」梅尔·杨说。在《The Big Issue》的基础上,他想找到一个足够有意思的支点,去灵巧地撬动更大范围的改变。

2001 年里的一个晚上,梅尔·杨和死党在酒吧里喝着啤酒闲扯,聊着聊着又说到了怎么帮助流浪汉的问题上。这位希伯尼安足球俱乐部的终身球迷突然意识到,足球就是那个支点!

「我们都很爱足球,都认识到足球真正的力量:就算是彼此语言不通的两支球队,也能一起痛痛快快踢场球。它能够超越阶级和语言。」

而且,当流浪汉开始踢足球,原本与主流社会脱节的他们会开始重新建立起社会关系,会因为参与到某个团队中而慢慢学会担起责任,感受到自己的能量。

最疯狂的是,梅尔·杨不想只在某个社区,某个城市,或者某个国家建流浪汉足球队:实际上,不少服务流浪汉群体的公益组织,也尝试过办足球赛等活动。

要办,就办「世界杯」——用足球连接起世界各地的力量,为通常处在社会边缘的流浪汉打造从未有过的世界舞台,激励他们。同时,也能更大程度冲击大众对流浪汉群体的刻板印象。

到目前,流浪汉世界杯基金会和 74 个国家及地区的组织保持合作,打造了社区赛 ⇒ 城市赛 ⇒ 国家/地区赛 ⇒ 全球联赛(世界杯)的比赛体系,也稳定了相对完善的赛制——

  • 最高级别的全球联赛,无论流浪汉球员再厉害,一生只能参加 1 次,目的是让更多人有机会参与;
  • 采用 4 人街头足球的赛制,每支参赛队伍由 3 位球员+ 1 位守门员 +  4位替补队员组成。相比起传统的 11 人赛制,组织和训练难度降低不少
  • ……

同时,由流浪汉世界杯形成的这个全球联盟,从足球培训、教育、就业、医疗或法律建议等方面,给流浪汉提供援助。

▲ 由流浪汉世界杯形成的全球网络

流浪汉遇上「世界杯」:

造一个可以触及的梦

流浪汉世界杯的魔力有多强,香港的王仲维和吴卫东深有感触。

遇到流浪汉世界杯之前,王仲维在街头露宿了两年,是典型的「流浪汉」。他的队友里,有赌博输光了几百万港币积蓄而无家可归的中年男人,每天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白酒、喝了吐吐了喝的「醉猫」……一群人凑在一块儿,是因为社工吴卫东的热心张罗,还有踢球听起来还算好玩。

吴卫东有着很多年的社工工作经验,主要服务对象就是流浪汉群体。2004 年夏天,他偶然在报纸上读到流浪汉世界杯的新闻,决定在香港试试看,几经波折,组建起香港第一支流浪汉足球队,取名为「曙光队」。

▲ 吴卫东一直为流浪汉权益奔走

然而,曙光队的「世界杯」之旅,并不像名字那样明亮。

组队后,曙光队跟社工联队踢了第一场训练赛。2:5 输了,进的两个球也是对方让他们的,后卫都懒得来拦截。

王仲维稍微有点球技,直接成了流浪汉队的主力之一,但队友们不但不会配合,有的连基本的停球都不会,没跑几步就上气不接下气。最坑爹的是「醉猫」,趁着休息躲到角落喝白酒,后来跑不动了,干脆偷溜去睡觉。

有媒体去报道了这场比赛,挪揄他们是「慢联」:进攻慢、防守慢,什么都慢。

身边的人都劝吴卫东不值得,他们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但吴卫东不那么看。比起输赢,吴卫东更关心如何借助踢足球这个点,让「吃喝嫖赌样样全」的队员发生改变。

他定下了球员「十大规约」,在足球场内严禁抽烟、喝酒、赌博、吸毒、粗言秽语、打架斗殴等。

有队员跟他争:「如果我的头在球场里面,烟嘴在球场外面,这算不算场内抽烟?」

吴卫东倒也不恼,心里还挺开心的:他在想办法钻规则的空子,那说明他先承认了这个规则,是好的开始。

▲ 右起第 3 位就是王仲维

一年多过去,好些流浪汉慢慢习惯了一起踢球训练,但踢起球来个个脾气大得很,脏话满场飞,互相问候祖宗。吴卫东在「十大规约」之上追加了两条「不放弃」、「不埋怨」。虽然队员们撇撇嘴不以为然,但吴卫东知道,他们慢慢听进去了。

定期的足球训练、友谊赛,逐渐变成曙光队成员们生活里的盼头。

无论是球技的提升,或是身体素质,还是心理建设,曙光队的成员都有了极其明显的变化。很多人都不敢相信,一年前被认为是「烂泥」的流浪汉们,居然会朝着一个共同的梦想奋进——代表中国香港参加 2005 年流浪汉世界杯。

那一年,举办地是在苏格兰。曙光队的认真打动了一位香港企业家,帮他们筹到了路费。

原以为万事俱备了,但吴卫东和王仲维都没想到,直到上飞机前,风波不断,特别是有关部门因为担心「影响不好」,要求这支流浪汉足球队把球衣上香港特别行政区区徽最外面一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别行政区」字样去掉,只保留紫荆花图案。

吴卫东觉得尤其伤感:「社会对流浪汉的接纳,跟我自己的期待,还差很远很远。社会不认同他们,他们自己也不认同自己了。」他开始鼓励队员接受媒体采访,真实表现出球队的正面形象,让更多人看见。

王仲维一开始特别抗拒,怕被人指指点点,但也「豁出去」了。在曙光队的一个公开活动上,王仲维担任司仪。他站在台上,几乎所有香港媒体都把镜头对向了他。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超酷。」

终于7 月 20 号,曙光队终于如愿在苏格兰爱丁堡的绿茵场上,代表中国香港开始了他们的「世界杯」之旅。13 场比赛下来,头一次参赛的他们在当年 27 支参赛队伍中排名 21 位。

▲ 香港代表队第一次参赛。当时留下来的照片不多,也比较模糊。

在流浪汉世界杯上,输赢真的不重要。

因为对于每一位队员来说,站在球场上,本身就是一种胜利——不是谁比谁更厉害的比拼,而是从内心生长出来的自我认可。

▲ 互为对手,但也笑得开心

观众们的热情,也无分国别队伍,无关胜负输赢。

以后,每一年,流浪汉世界杯中都有中国香港代表队的身影。不过,那不再只是曙光队的单打独斗,自发组建起来的流浪汉足球队多了起来,因足球而重新建立社会联系,对生活重拾信心的流浪汉,也越来越多。

例如王仲维。2011 年时《中青报》记者采访他,发现他和当年参加流浪汉世界杯的队友接了好些快递外包单子,打算创业做点小生意。

这样的改变,不仅发生在香港。

流汉世界杯既是一个全球性的年度比赛,持续地激励着每一支流浪汉足球队,同时发挥着平台的作用,调动各方资源。

例如,它落地了国际裁判计划,给有志于往足球事业发展的流浪汉球员成为裁判的机会。

去年的球赛上,就有 3 位曾经的球员以裁判身份重返赛场。

欧洲的一间影视公司在它的影响下注册成为了社会企业,合作为流浪者提供视频相关的技能培训。

它也跟欧盟高等教育联合培养项目 Eramus+ 合作,汇集各界顶尖资源,设立「三年计划」,共同探讨如何更好地通过足球改善流浪汉的人生,以及在社会各界架起沟通对话的桥梁。

据流浪汉世界杯公布的统计,94% 的参赛者表示这个世界杯对他们的生活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 83% 的参赛者与家人朋友的社会关系都得到了改善;
  • 77% 的参赛者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比如戒除毒瘾,开始工作,找到固定居所,接受培训教育以及改善人际关系;
  • 71% 的人会继续踢球;有些参赛者甚至还成为了社会企业家、教练或者运动员……

「最大的心愿,

是这个比赛『不再存在』」

15 年来,「流浪汉世界杯」这个当年梅尔·杨在酒馆喝着啤酒聊出来的点子,影响力越来越大。

但梅尔·杨说,他们期待终有一天,这项比赛可以「不再存在」:「希望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处于社会的边缘。」

他承认,流浪汉世界杯走进了很多人的生活,可相比起全球 1 亿多的流浪者,它「还只是触及了问题的表面」——人不是需要被解决的问题,导致它产生的种种因素才是。

这需要更多人意识到这一点,改变对流浪汉的固有偏见。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做好一点小事,我们就可以创造改变。」

今年的流浪汉世界杯比赛,会在墨西哥举行,时间是 11 月 13-18 日。

如果你也有兴趣的话,不妨来做个约定:到时一起看看比赛线上直播吧。

如果你到时会在墨西哥,除了现场当观众,还可以成为赛事志愿者

⚡️

想组队约定到时一起看

 2018 年流浪汉世界杯线上直播

or

想知道怎么申请成为流浪汉世界杯志愿者

可以关注 BottleDream

发送关键词 世界杯,获得通关秘道⚽️

编译整合 | 大走

编辑 | 麒麟

图 | Homeless World Cup, 香港社区联合协会, 联合国

资料来源:

Homeless World Cup 官网

Mel Young 个人网站

《 联合国2016年人权报告 | 重点关注:无家可归者作为全球人权问题危机及其严峻性 》

中国青年报 2011年 5 月18日冰点特稿第 795 期 《流浪汉去踢世界杯》

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社会企业家技能项目组

The Guardian: We can be winners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