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文章的开始,我有两个问题:

1.你是否有留意过你生活所在小区里有哪些可再利用资源?
2.除了英语,你还知道有哪些世界语言吗?

2011年10月份,我参加了香港MaD组织的韩国首尔MaD-trip,目的是实地发现韩国在创意产业与社会创新结合上的一些实例。在那一次的机会之前,我上网搜索了行程中将会遇到的一些项目,其中包括韩国著名的社会企业:废料乐器乐团—Noridan。网上有很多关于他们的视频和介绍,而因为真正现场看过他们的表演以及去过孵化这个项目的Haja Center了解,在认识上,我更多了一份他们对音乐的热情度以及一些项目上思考的逻辑。

Youtube上Noridan的官方介绍视频:http://www.youtube.com/watch?v=IIEDRSKzcLQ&feature=player_embedded
Youku上也有他们参加MaD2010大会上的表演及介绍: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kzNjgyMjM2.html

来自废料堆中的快乐乐团

眼前有100辆废置的自行车,你有想过利用他们做一些什么东西吗?其实在我们眼中所谓的垃圾里,在一些有心人的眼里,这些是非常有利用价值的资源。2008年,Noridan利用回收来的100辆废置自行车,改造成12辆作为他们乐器的表演车,这些表演车每个部分都能发出声音,通过编排,组合成富有感染力的音乐!

Noridan是韩国的社会企业,始于2004年(到现在依然蓬勃发展,想想有多少企业在这些年里慢慢的消失了)。他们的口号是“We play,imagine,recycle”,正如此,他们正做着一些回收废料,用音乐表达,并改变着社区的事情。孵化这个这么有意义的项目的是Haja Center(始于1999年,由当时的汉城政府支持,由延世大学青年文化研究中心经营的一家另类学校,这家另类学校特别招收辍学生,即不适应主流教学制度的学生,在这里接受不一样的教育,启发他们发自内心的学习动机),Haja在韩语的意思是“让我们一起做点事吧!”,这里的学生确实做着很多不一样的事情,而Noridan正是他们的第一个社会企业项目。

Haja Center为社会企业提供了前期的帮助,包括初期的办公地点,表演训练场地等,而令Noridan发光发热的则是一群有理想,有热情的年轻人。看过Noridan的现场表演,最难忘的是感受到他们的热情与快乐,他们利用身体拍打节奏,利用废料做出大型的表演乐器,利用他们的智慧,改造废料发出声音,编排出悦耳的音乐。每个观众受到他们的感染之后,都想与他们一起起舞。

反观你的身边,在你生活的社区里,是否有一些可利用的资源。比如小区的垃圾,比如小区的小孩,青年,他们在不用上学的时候,会做什么呢?如果将这些人/物资源聚合在一起,我们是否可以做一些有趣的事情?“让我们一起做点事吧!”

用音乐推动社会和谐

对于一个表演的乐团,我们首先想到的是,乐团可以利用表演创收。除了这个还能做些什么呢?在了解Noridan的组成后,你会发现Noridan其中一个重要组成是进行社会社区的文化教育工作。

什么是社会和谐?在香港人眼中,可能就是“人人有工开,个个有饭开”,每个人能够自食其力,社区里每个人都有价值,并得到发挥。像Noridan这样的社会企业,为社区周围的双失年青、退伍士兵、妇女、退休工人等提供了就业机会,就是推动了社会和谐。不仅如此,他们利用音乐表演,进入到社区,进行音乐及环保的教育,正因为他们的乐器都是一些回收的废料,其实每个人都可以获得,正因为他们是一个乐团,每个人都能参与其中,也只有通过协作形成的音乐,才能真正愉悦大家。就在参与发声的过程中,让社区的居民知道环保的重要,协助的重要。

正是通过音乐这种人类共通的语言,Noridan的精神能在人与人之间得到传播,也跳出了国门,走向全世界。Noridan曾应邀到世界多个国家表演,他们极度享受的音乐态度和令人意想不到的乐器,总能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而当你知道这些音乐的来源正是日常的垃圾之后,也许你对垃圾会有重新的认识。

在韩国之旅中,我们还参加了一个workshop,叫dumpster diving。工作坊的内容就是“变废为宝”,在开始之前,我真没想过有勇气要在垃圾桶里面翻来覆去。因为得到一个任务,就是要在垃圾中找到制作“神奇眼镜”的材料,迫使我更有目的的在垃圾桶里面找材料,当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的时候,回到教室,你发现其他组员找到了更多更厉害的东西,比如皮革、木箱、甚至沙发,这些东西是垃圾吗?但确实是在垃圾堆里找到的。这时候,我想,反正对我有用的东西,就不是垃圾。对吧?!

我看韩国的社会创新

在韩国的这次创新之旅中,我学习到很重要的两个字就是—社区。当我们在做社会创新的思考时,我们很容易首先想到的是“我要改变这个世界”,这是个很大的目标,当然也是很多项目的终极目标。而在韩国的见闻让我们意识到,改变世界之前,也许我先要观察身边,改变社区。我们看很多全世界的社会创新工作,感觉很远,要知道的是,这些社会创新工作往往是先有身边开始。

韩国的社会创新离不开社区。Sindang-dong原先是市中心的一个繁华菜市场,经历金融风暴等事件后,超过一半的商店结业,商场空置率达到60%以上,这时候首尔政府以极低的租金租给一些艺术工作者,他们利用艺术创作活化了整个周边社区,通过定期的展览与社区艺术教育,吸引人流和旅游者,从而带动了周边商店的生意,社区的艺术工作也得到居民的重视与参与。这是很好的例子。而在我们身边也有这样的例子。香港有这样一个组织,调动郊区的一些失业青年作为该地区的导游,吸引市区的居民到郊区自行车郊游,推动环保教育的同时,让这群失业的年青人得到帮助,得到就业的机会,解决众多社会的问题。

韩国人民的社会创新有赖于政府的支持,居民的理解,但这个是一开始就有的情况吗?绝对不是的,韩国的社会创新项目在一开始同样要面对社会公众的质疑,“这样的事情时候真的有用,我为什么要这样做?”种种这样的问题,是每一个社会创新项目一开始必须重复又重复回答的问题。当我们拿国外案例与国内的情况做对比时,我们会看到说人家是怎样怎样的好,怎样怎样的顺理成章,反观国内,可能这点不好,那点不好,我觉得这样也是有正面的意义的,看到问题在哪里,我们就从那里开始吧。

正如Haja的精神,“让我们一起做点事吧!”

(Dream needs Action,right?! :-))To Bottledream~

附:
Noridan官网:http://noridan.org
MaD组织的首尔之旅由随行的记者朋友制作成视频节目【MaD Trip Seoul 创游首尔】
上集:http://www.youtube.com/watch?v=PqowBxWyZvs&feature=share
下集:http://www.youtube.com/watch?v=tLDYYrOlN3o&feature=share

本文作者:@不是陈杨 (真名不是陈杨)
狮子处女座男,经常明骚,偶尔闷骚。从事互联网,关注新事物/社会化创新/品牌传播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 google图片 & Flick-Paul Matthews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