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在这个世界的原野上,我不停拨开高高的草丛寻找牛。” 
这是我喜欢的一句经文,从印度修行者奥修那里看来。欲望是高高的草丛,牛则代表那个最真实、开怀的你。世界上有那么多的欲望,把我们拖向这边和那边,而你的牛在草丛里失落。

当当当,你好,我是衷声(真的是真名)。这个专栏,想和你一起寻找那头牛,分享我在找牛路途上的见闻与领悟。有几件事是我正在投入的:社会创新组织BottleDream、遇见的有趣的人、生活里修行。

 在这个专栏里,我们会慢慢熟悉起来。我期待在这里,探索唯一重要的、决定你是谁的那件事:你心里的声音。
01

上周,BottleDream(以下简称“BD”)整个团队从广州搬家到上海。出发前,我们总结过去,展望未来,发现了一个不太妙的端倪:我们对正在做的事,陷入了某种审美疲劳。这似乎是创业团队必经的 looots of 瓶颈中,常见的一个。

了解BD的朋友知道,过去5年,我们是一家专注于Social Good的媒体、行动平台,专注做一件事:让有意义的事情有意思。我们传播全世界年轻创变者(ChangeMaker)改善社会问题的美好故事,并让更多人和他们一起行动。

在一个个刷爆朋友圈的暖心好青年故事之后,审美疲劳来了:“雷锋”故事讲了许多,然后呢?我们的美好行动产品,如何为年轻人创造更真实的价值?

道理很简单:不打动自己,不可能打动别人。克服自己的审美疲劳,比克服用户的审美疲劳重要得多。我们决定开一个内部会:这一次,不谈产品、方向、计划、时间表,只落在每个成员身上。

会议前三天,我开了一个石墨文档,把最近在思考的两个问题,传递给团队,请他们写下自己的答案:

1. BD是那件你一生想做的事吗?2. 在你的当下阶段,BD对你的生命意味着什么?

▲ 2016年瓶行宇宙社会创新大会现场

02

这样的交流是危险的,却也极其有趣。它推一个人,走向自我的深处;让一个团队,把心裸露出来。

BD是一个小的创业团队,不到10人,从85年到93年的年轻人。小,本身就是一种讯在方式。不知你是否注意到:小公司总希望变得更大,而大公司做梦都想变得更敏捷、更灵活。

BD的气质和性格,就是这群人气质和性格的集合。我们做过社工、记者、设计师、VC投资人、PR……是什么驱动每个人,从截然不同的轨迹,走到了同一份新兴的工作之中?

▲ BD团队脑暴会

我相信这些驱动背后,藏着我们真正的兴奋、冲动,也藏着真正的创造力。
这个相信,来自我在一本叫《人物》杂志的工作经验——《人物》以工匠精神式的深度人物特稿而闻名。在《人物》近三年,我学到最重要的一件事,无关采访与写作技巧,而是一个词:内心驱动力。这个词高频出现在编辑部每天的讨论之中,也像一根硬骨头、一道强光,穿透在对每个受访人物的剖析、追问、故事之中。

《人物》的专业编辑和记者们只挖掘一件事:“ A 为什么成为现在的 A ”。他们必须找到一个人看似繁杂的生命轨迹背后,最深处的驱动力,这个力决定了TA在看似普通的遭遇与困境中,为何做出独一无二的反应、与众不同的选择。正是这些,塑造了个性,也制造了人与人之间鸿沟般的差异。

▲ 衷声与创变者“地沟油小王子”刘疏桐在纽约

发出内部会议的通知后,我喜欢每天早晨上班前,小兴奋地打开这个石墨文档,看看又有谁在上面更新了答案。一方空白屏幕,慢慢被填满,平时嘻嘻哈哈的同事们,一深思一落笔,变成了绝妙的写作者。

以下文字摘录自这个会议产生的文字,它是一群和你一样平常的年轻人,一步一步追问自己的过程。他们试图找到自己深层的冲动,找到那个恒定不变的东西。只不过这一次追问的工具,是一份工作。

它背后更深的问题是:我要认识我自己。这种追问,对每个人来说,意义非凡。

 

03

团队成员的回答很长很长,以下精简摘录。

1. BD是那件你一生想做的事吗?

2. 在你的当下,BD对你的生命意味着什么?

 第一个问题背后,追问的是,这一生,对我最重要的那件事是什么。记得上一份工作,进单向街书店工作前,许知远老师远程发来一条微信,算是面试题:“你的理想是什么?”我下意识回得挺快:“做个好的人”。他竟也没有笑我。

▲ 衷声和BD创始人阿菜主持瓶行宇宙大会

回头看,BD成了让我离这个心愿越来越近的那座天梯——带我一路向上,一路走深。创变者、社会创新这些看来新潮的人和事,背后凝结了人的朴素优美品质,天然吸引我,让我认为它就是那件“对的事”,不会让我对最根底的存在意义产生怀疑。

人生无常,这场大游戏,我想悠然地玩下去。我喜欢敏感、直抵人心的事,因为世界最终是属于有心人的,人的心里,藏着所有的神奇。我想用这些我真正爱的东西,塑造BD —— 它不是这个快速变幻的时代立,技术和知识的一个新潮流,我们的每一个故事、美好行动、美好商品背后,指向的都是一个人已经远离、但本该拥有和享受的某个优美品质。我们丢了珍惜、丢了耐心、丢了体恤、丢了拥抱、甚至丢了笑的能力。这些才是生命中真正重要的。

 


我从10岁起,被问到“你长大了想干什么”时,我就会说:“做一个‘这个世界因为我的存在能变得美好一点点’的人 ”。 当我在大三找到“社工”这个方向,之后的5年,我都目标坚定地向前走,没停过。 
我非常敬仰和尊重“社工”,这世界每分每秒都有人因为一个好社工的存在,在人生的最低谷找到光。然而,当衷声对我发出邀请,深思熟虑之后,我还是加入了BD。

▲ BD的美好商店,亮相淘宝造物节
为什么呢?我读研究生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一个教授问了我们一个问题:“假设有一条湍急的河,河边有一条长长的堤坝,堤坝外面站着很多人。突然,堤坝塌了,人们一个个掉进洪水里,拼命挣扎呼救。你会选择跳进洪水,把人们一个个救上来,还是选择暂时不理人们的呼救,而把堤坝修好?” 
现在看来,我之所以会选择BottleDream,是因为我选择了修建堤坝。 
我做社工的时候常有无力感,因为案主从我的咨询室出去后,又要掉进外面污浊的洪流里,疗愈的效果很快被冲垮。如果我们生存在一个缺乏善意的社会,每个人心里都会生出魔障,社工亦然,所谓的“用生命影响生命”,就像“想把脏衣服丢到污水里洗干净”。

▲ BottleDream周游世界

BD眼里的世界,是这个世界本来应该成为的美好样子,他不叛逆,他只是单纯地相信。 

 我们做瓶行宇宙的时候,有一个大叔说我们了不起,因为改变人们的意识,是最了不起的事。从不相信到相信,从相信到行动。BottleDream不一定自己发明了一个机器让人们改变,但是BD能让越来越多人相信美好的存在,让越来越多发明机器的人出现。 

 做BottleDream这件事,不是此刻的决定,而是我10岁开始,就想成为的样子。

 

BottleDream应该是我最久的一份工作了,哈哈(注:Zozo是BD的元老,以志愿身份加入,在BD期间,正职工作换了三份,志愿工作却风雨无阻)。每当我离开一份工作,好像都跟BD有关——它会让我反过来对自己的工作不满意。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啊同志们。

 BD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呢?一群能够秒懂彼此的朋友,一群有想法执行力超强的同事,一群时刻教我新事物的老师……只要在这里,我都会觉得自己在学习在进步在变成一个更好的人。最后,我终于决定全职加入BD了,那种感觉,就像是要和初恋结婚了呢。

 

我的答案是:是的,这是一条向前的路。衷声在拙见的演讲,是迄今为止看过最多遍数的视频。其实,我就是那个“会扶老奶奶过马路,爱学雷锋做好事”的人。在投资公司工作的时候,不乏和资产雄厚的人打交道,提交千万的项目,发表看起来专业的意见,身处在周围的人对“我”的观点里。

尽管看起来各方面多数正向,但是这些都没有在人民广场买一把满头白发老奶奶的指甲剪,看她踏踏实实地把物品递给我,踏踏实实地得到几块钱,来得让我安心和喜悦。做一件直接满足对方需求的事,得到双方真实的满足。

▲ BD团队在成都做分享

BottleDream在今年7月举办的“瓶行宇宙”大会,让我意识里一条串联的灯泡被点亮,很多困惑得到解答。

一是,有人在用聪明有效的方式推动社会问题的解决。马路商店、给流浪汉理发……新时代的雷锋具备与时俱进的能力和方法。

二和投资的职业困惑相关,汪剑超、Give me tap 这样的社会型企业不才是真正应该被投资的企业吗?他们改善社会和环境问题,这是人类根本存活也产生意义的地方;对社会生态和环境的破坏是一条红线,每一个人都身在其中。

▲ BD志愿者拍摄自闭症儿童画作袜子

BD最大的价值在于每个小伙伴的创造力。梭罗说,对于每一个作家,我要求他写他听来的别人的生活,还要求他迟早能简单而诚恳地写出自己的生活,写得像是他从远方寄给亲人似的。 BottleDream是一份工作,也是从内心长出来的东西,不管成败与否,我有信心去做和学习,这条路没有设定终点。

 

加入BD有两个原因:一是BD推动社会创新,社会创新可以让社会变得更好,是我所感兴趣的。我之前去过两家公司,一家做手机系统,一家做外卖平台,撇开工作开不开心,有没有成就感不提,我从来不觉得这两家公司所在的领域,是在为这个社会做一些真的有意义的事情。

第二个原因是人,从最早知道拍纪录片的阿菜,然后在做BD设计师志愿者,又认识了这群有能力有情怀的人。比起去一个陌生团队,我更愿意和熟悉的、有感情的人一起工作。

▲ 不完全团队合影

BD对我来说是一个转折点,让我有一个契机去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可能是我职业生涯中的转折。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选择BD也是我对自己未来的一个投资,与其在一个已经成型的大公司做一个螺丝钉,现在这个时间段加入BD,未来回报无疑大很多。在初创团队学到的,比在大公司多,这是我相信的。

 

 (全职团队年纪最小的妹子)加入BD,一个很简单的原因是:在我裸辞了第一份工作之后,面对众多的选择,我不太确定哪一个是我愿意长期去做的。而对于BD,哪怕我做不了全职,也愿意做一个20%的支持者,一直为BD出力。BD的理念与我从小的梦想是一致的……希望世界会因为我的存在而变得更美好一些(不许笑!)在我当下的阶段,跟一群有能力、尊重专业、有担当的伙伴们一起努力。比心~

 

昨天晚上上历史课,老师是个“刺头儿”,时常表达自己的自由主义观点,更常常抨击体制和这个社会的“现代性”。老师说:极权主义在古代社会是没有的,在现代社会却是无孔不入的。简单点说,就是纳粹主义不是偶然(电影《浪潮》就是例子),而拯救之途也许就在于:在任何情况下,个体都无条件地承担起他的道德责任。

阴差阳错能进入BD,对这个团队和目标都很佩服。更需要做的,是努力学习和吸收。因为BottleDream的内涵在不断增长,我对BD的理解也要不断升级,甚至是对世间的事物。

我觉得,BD说的「善良比聪明更重要」,并非捧善良贬聪明,更多的是提醒现代人,你不要忘记你是有这份心的。你不忘记,你始终记着,改变的动作迟早会来临。BD就是这样,在一堆高效、财富至上的背景下,做一个“reminder”,甚至是“creator”。BottleDream不会是一个快来快去的地方,它留在心里痕迹比较长,现在在我的生命里,它是一个会要求我变得强大的东西。

 

04

其实,这是一篇处心积虑的……

如果你相信

「聪明是天赋,善良是选择」

欢迎加入BottleDream

我们正在寻找

创造力与实施力令人惊奇的 新媒体主力

 1/深刻理解并认同BD价值,用灵活的内容、先进的工具有效传递价值

2/带领团队挖掘有意思、有意义的故事,并实现成优秀的内容

3/喜欢并享受写作,有新媒体写作经验;有编辑经验,愿意探索创新的采编机制

新媒体运营+项目实习僧

1/化身瓶子君,与粉丝密切互动

2/美好行动 项目的创意与执行
每天有养眼妹子簇拥的超棒工程师 

1/负责BottleDream网站及移动端产品开发2/参与Technology for Good(技术公益)的倡导与项目研究工作

熟悉以下任意一门后端开发语言,能够独立使用框架快速搭建雏形:

  • Python  熟练使用 Django
  • Node.js  熟练使用 Express;
  • PHP  熟练使用 Laravel
  • Ruby  熟练使用 Rails;
  • 熟练使用任意一种关系数据库或 NoSQL 数据库:PostgreSQL、MySQL 或 MongoDB
  • 熟练使用 Redis,能够合理选用 Redis 内建的各种数据结构
  • 熟练编写 HTML 和 CSS,利用 SASS或LESS 提高编码效率
  • 了解 ES6 的语法,有 5000 行以上的 React + Redux 或者 Vue.js 的编写经验,能够根据设计稿独立构建 Webapp
  • 有微信公众号开放平台相关 API 的开发经验,认同微信”小程序“的未来趋势
  • 能够独立解决问题,善用 Google 或者 StackOverflow 查找解决方案
  • 了解和使用各种云服务,如:阿里云、青云、 七牛、又拍云、LeanCloud

回报与福利

薪资

工资面议+五险一金

 福利

  • 对你职业角色的全新探索:如果你是设计师,欢迎来做Social Designer;如果你是写字的人,欢迎挑战Storytelling For Change;如果你是工程师,欢迎来Tech For Good
  • 近距离接触国内外的年轻#创变者,亲历改变的发生 
  • 一群志同道合的同事,正向、精进、有趣、好看?
  • 不定期社会创新主题出国交流学习机会

等你出现


用任何你觉得有力的方式告诉我们:你是谁,为什么想加入BottleDream。

来信请至:dreamer@BottleDream.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