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作者:Kathy

不久前,在参与制作 BottleDream 出品的环球社会创新纪录片《创变者》的字幕时,影片中一个叫 Pragulic 的项目让我印象深刻。“让流浪汉带你玩转一个城市,这个点子好酷!”对于热爱旅行又不愿走寻常路的人来说,Pragulic 提供了一个新的旅行选择。

 

Pragulic 是一家布拉格的社会企业,它由3个捷克大学生 KatarinaChalupkova, Tereza Jureckova, 和 Ondrej Klugl 于2012年创立。这家社会企业旨在转变公众对流浪汉的偏见,给予这些无家可归的人重新过上正常生活的机会

 

为实现它的愿景,Pragulic 是这样做的:

✔ 在流浪汉中选出有趣又靠谱的人选

✔ 进行导游培训,帮助他们设计个性化的观光路线

✔ 游客在 Pragulic 网站上自主选择向导和行程类型

✔ 流浪汉开始向导工作,从中获得收入,改善生活

✔ 游客们接触并了解流浪汉,改变对流浪汉的固有看法

 

那么,你可以从 Pragulic 中学到什么:

 

1
发现弱势群体的长处,并加以利用

流浪汉是备受歧视的边缘群体,他们往往因为某些不幸变得无家可归,又受到社会偏见,无法获得收入,只能长期风餐露宿。但流浪汉也有独特的优势,长期的流浪生活使他们穿梭于城市不为人知的大街小巷,比一般居民更了解城市的街道,有着另一种看世界的角度,因此具备导游的潜质。Chalupkova 和她的伙伴们发现流浪汉的优势,适当地将其转化为赚取收入的能力。

在3周的培训中,Pragulic 除了传授观光景点的背景知识,还倾听流浪汉的人生故事,鼓励他们结合自身的经历设计个性化的导赏路线。人们对流浪汉的印象通常停留“他们是什么”(并贴上“危险”、“脏”的标签),而 Pragulic 则进一步挖掘“他们能做什么”,找到了问题的突破口。

 

2
思维方式:如何让多方受益?

 

这是所有社会企业的共同使命——找到一种可持续的运营模式,实现公益与商业的共赢,让多方受益。 Pragulic 的商业模式是,提供3-4种流浪汉带领游览布拉格的服务,向游客收取费用,其中50%归导游所有,剩下的50%用于项目运营。

 

 

☛ 流浪汉:Pragulic 让流浪汉获得正当的谋生技能,他们通过导游工作获得收入,从而有能力支付房租和食物,逐渐过上正常的生活。目前 Pragulic 的所有导游的收入都高于平均水准,有了临时的住所。除了经济收入,这些“流浪”的导游在精神上也受益匪浅。他们主动与游客分享人生故事,倾诉他们的遭遇和感受,缓解内心的压抑;同时他们受到了人们的关注,在工作中收获尊敬,重新获得尊严。这也是一种无形的精神疗愈。

☛ 旅客:在流浪汉的带领下,他们以流浪汉的视角来了解一座城市,获得特别的旅行体验。流浪汉向旅客展现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这促使游客站在流浪汉的立场上了解并思考一些问题,改变对流浪汉的看法。

☛ 企业:Pragulic 从旅游收入中获得了项目经费,实现盈利。随着知名度的提高,许多欧洲城市准备开展各自的流浪汉导赏计划。Pragulic 将通过授权输出其商业模式,提供导游培训和管理经验,获得更多收入。

☛ 市民:Pragulic 项目无疑引起了公众对流浪汉群体的关注,使人们接触流浪汉时改变对后者的传统看法,促进社会舆论的转变,有利于提高公众对弱势群体的接纳程度。

 

3
用同理心真正了解他人

 

 

流浪汉们带领游客参观他们最熟悉的区域,包括他们居住、活动的场所。他们告诉游客自己如何流落街头,叙述他们的生活日常。Pragulic 还提供“24小时流浪体验”和“流浪挑战”等项目,让参与者真实感受一把流浪的滋味。这些活动让普通人真正以流浪者的角度看待问题,对流浪汉的遭遇产生共鸣,深入地了解流浪汉这个群体。当你需要解决一个不熟悉的少数群体的问题时(比如流浪汉、性工作者、失独父母等),同理心能够有效地帮你认识问题。

点击此处延伸阅读什么是同理心


导游说:“我只想变得独立”

 

 

Karim 是 Pragulic 的明星导游,他曾是一个性工作者,从 15 岁开始流落街头,有 25 年的流浪经历。他带领人们穿过小路参观老城广场、查理大桥等景点,讲述他了解的历史。他告诉游客,在八九十年代,性工作者们如何在中央车站招揽生意;乞丐和非法移民在公园哪个角度栖息;布拉格的警察分哪几种类型。许多国内外旅客被他拉风的打扮和特殊的经历吸引,要求他带领参观。“我只想变得独立。”这个睡过墓地、桥洞,曾经被迫从事毒品交易的人终于实现了他的愿望,坦诚地和人们分享他的遭遇。

旅客说:“我很惊讶有人能够如此平静地诉说他的不幸”

 

有位旅客在导游 Peter 的带领下参观了他成长、生活的街区后如是感叹。Peter 曾在国外工作10年,回到布拉格后意外被抢劫,失去了全部财产,他的家人也离他而去。“这感觉像是看电影,你看到的每一幕景象都是他的过去。旅行结束后,我也开始思考,作为一个家长,如果我是他,我该怎么应对。”

 

瓶子互动

 

你觉得 Pragulic 这个项目可以带到中国来实现吗?欢迎在评论区直接回复哦!

 

 

1条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