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微信右上角「···」分享

微信扫码分享文章

曾经,有这样一群台湾老人,让我们惊掉下巴。

 

17 位平均年龄 81 岁的老爷爷,经过 个月的准备,从台中出发,一路往南行经台南、高雄、屏东、台东、花莲、宜兰、台北,再回到台中,骑着摩托车完成了一次环台湾岛的骑行,总路程长达 1178 公里。

 

 

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将这段经历拍成红遍亚洲的纪录片《不老骑士》,以此启发人们:老年生活,可以是另一种样子。

 

《不老骑士》成功了,但轰轰烈烈过后,大部分台湾老年人的生活还是老样子——从1995年开始为老年人群体服务,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的成员开始意识到,要想更大范围地推动老年人更有意义地生活,需要找到更接地气的切入点。

于是,“仙角百老汇”来了。

 

▲现身“仙角百老汇”的不老骑士

 

从2012年开始,每一年总有一个夜晚,一群年龄加起来超过24000的老爷爷老奶奶们,在台湾娱乐圈的风暴中心“台北小巨蛋”嗨翻全场——

 

82岁的郑奶奶和其他阿公阿嬷,带着全场10000多位观众跳起了骑马舞

 


 

70岁的张阿伯跳起了创意街舞,变身“迈克尔·杰克逊·张”;

 


南投的阿公阿嬷们打扮成小学生模样,唱起了小时候最爱的童谣——这样来卖萌,真的不“犯规”吗?!

 

这群在台上蹦蹦跳跳的老人家,似乎跟我们身边的长辈们大不一样。“仙角百老汇”不仅仅是一场大型老年歌舞秀,到场观看演出的,不仅有携家带口的亲友团,有同样“觊觎”着这个舞台的老年朋友,还有像你我一样的年轻人。

 

“仙角百老汇”做到的,远远不止是给老人家一个登上舞台的机会。

2013年,人称“阿居哥”的施能居参加了“仙角百老汇”的演出。他是平镇八号乐团的一员,因为配合节目效果,在乐团里担任鼓手的阿居哥手摇着铃鼓,轻松自得地跟随音乐打拍子。

20多年来,不止一次地,阿居哥曾因为鼻咽癌的折磨而想要自杀。参加“仙角百老汇”时,他65岁,病情已经恶化至食道完全纤维化,吃饭成为完全机械性的任务,只能通过胃管将牛奶直接灌入胃部。

 

所幸,爱人陈奶奶一直想办法鼓励阿居哥,唤醒了阿居哥年少时的音乐梦——阿居哥热爱摇滚乐,最爱的乐队是“投机者(The Ventures)“,但以前因工作太忙而搁置学音乐的计划。

▲阿居哥和太太晨练

 

在家里,阿居哥用陈奶奶一个个积攒起来的空牛奶铁罐玩起了“打击乐”;在陈奶奶的鼓励下,他加入了家附近的平镇八号乐团,玩起了架子鼓。仙角百老汇创办以后,他和乐团里的老年朋友们兴奋得很——老人家们开始期盼一起去台北小巨蛋演出。

“音乐改变我,我想活下去!”在节目的最后,如愿登上小巨蛋的阿居哥嗓音低哑地、一字一顿地吼出了这么一句话——当时,鼻咽癌让阿居哥的喉咙、声带逐渐退化与病变,他每说出一个字,都要竭尽全力地发音。

“一觉醒来,我还是原来的我。但在小巨蛋的两天里,我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表演结束后,阿居哥对媒体说。

 

▲阿居哥练习架子鼓

阿居哥没有想过,在生命最低潮的时刻,他终于能亲近音乐;音乐虽然没能让他“药到病除”,却让他在病痛中多了一分寄托。

参加完“仙角百老汇”后,依然受着鼻咽癌折磨的阿居哥开始学电脑,还开了 facebook 账户,计划要在生命的倒计时中“更积极多参与不同活动”。

 

被“仙角百老汇”改变的,不止阿居哥一个:参加过“仙角百老汇”的长辈,有90%认为自己变得健康、过程中感到幸福、并认为自己有许多优点,觉得自己是有价值的;与家人之间的相处,也因为演出而有了更多的情感连结。

从“不老骑士”到“仙角百老汇”,在这5年期间,弘道基金会还探索了“不老棒球”、“不老比基尼嘉年华”等活动,但只有“仙角百老汇”一年又一年地持续办下来了。

 

▲2013年,在垦丁举行的不老比基尼嘉年华

实际上,“仙角百老汇”的节目内容算不上什么新鲜事,但弘道基金会却头一个想到“仙角百老汇”的创意:2010年时,弘道基金会的成员们发现,台湾不少社区已经自发组建起老年文艺兴趣小组,老人们可以打打太极、唱唱歌,跳跳舞——组织者和参与的老人们大多把这样的活动看作打发时间的消遣,但弘道基金会换了个思路,从中看到了机会

 

▲彰化的阿公阿嬷在社区里排练

周雨洁曾是弘道基金会企划组督导、“仙角百老汇”幕后的一分子。一开始,她天天担心“仙角百老汇”吸引不了观众。

她在博客日志中回忆到,2012年,她们说服了台北市政府体育局,结合体育场馆的公益档期,千辛万苦之下将“仙角百老汇”的前身“全国阿公阿嬷活力Show”搬进了“台北小巨蛋”——然而,没有观众。

▲周雨洁和同事将“不老梦想”计划推广到香港

“人的潜能大概就是这样被激发出来的吧。”她说。除了用心打磨节目质量、邀请年轻学生与老人们一起混排节目外,周雨洁和团队还在传播上发力,让更多人理解这个活动背后的意义。

 

2013年,活动更名为“仙角百老汇”:“仙角”,与闽南语中的“先觉”谐音,意为有智慧、有才能的长者;“百老汇”指的是众多老人齐聚一堂——这样一个通俗俏皮的名字,迅速在台湾有了传播力。

弘道基金会执行长林依莹笑称,“仙角百老汇”的老人们平常都忙着练习,忙到没空生病了——因为想登上“台北小巨蛋”演出,全台湾2000多支老年文艺队“比赛”着花6个多月的时间排练表演,老人们不知不觉中形成了锻炼、社交的习惯。

 

在老龄人口日趋增长、医疗保健资源紧张的情况下,这种预防式的照顾方式成为台湾地区有效应对老龄化问题的思路之一,也引来香港、日本、美国、丹麦、以色列等专家学者前来取经。

 

对于许多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来说,“仙角百老汇”的老人们的表演动作难免用力得有些笨拙,但却能量值满满——“仙角百老汇”尝试让老人们的表演走进了大众视野,成为一种实境式的生命教育。

 

老人们跳跳舞、唱唱歌,这样的场面在我们生活中并不少见;近年来,各大公园广场被“广场舞大妈”们占领,被不少人调侃——同样的,“仙角百老汇”的节目内容其实也出现在我们身边,但它却发展出另一种可能性。

 

 

从“不老骑士”到“仙角百老汇”,弘道基金会提供了一种又一种有趣思路,但这种一年一次的活动如何深入到普通老人的生活,唤起他们日常里的价值感,似乎还需要进一步的探索——以真正实现“老有所用”、“老有所得”。

青年,好比百灵鸟,有它的晨歌;老年,好比夜莺,应该有它的夜曲——当你老去的那一天,你会用怎样的方式,过好每一个当下?

 

 

– END –

 

 

想和你聊天:

分享你记忆中,一位“身怀绝技”的老人吧:)

 


作者:Rek

编辑:麒麟
图片来自台湾弘道老人福利基金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