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食派对
我们将安全可食用的剩食或丑食,混合着对美食和音乐的爱,邀请不同职业不同年龄的吃货一起摇摆、一起做出美味的大餐!
剩食指的是,因为各种原因,如:样貌丑陋、临近保质期、购买过量、遗忘等,而即将被丢弃但是仍能安全使用的食物。
嘿,这可不是天方夜谭,这改变世界的0.1步,世界上已经有很多有趣的人实践了它。
用一分钟了解剩食派对的模样


▲剩食派对第一站:广州一起开工社区

他从吃货本能开始
英国有个叫 Tristram Stuart 的男生,15岁开始卖猪肉,他用食堂、菜市场的剩余食物养活了一大批猪,也同时看到,被浪费的食物数量原来如此惊人。于是,他发起一个名叫 Disco Soup 的活动,让参与者一边开派对,一边利用剩余食材给自己做饭。
 
▲Tristram Stuart本尊,样子还蛮可爱的
 
▲Tristram Stuart和他用剩食喂养的猪
2013年,“派对+剩食”的玩法迅速走红,Disco Soup 在荷兰、比利时、哥伦比亚、韩国,不同年龄、职业和种族的人聚在一起,用音乐、舞蹈、创意和对于食材的大胆理解,将这些原本被丢弃的食材,做成成千上万餐美味的料理。
▲Disco Soup在市集搜刮丑的和临近保质期的食物
2016年,BottleDream报道了 Disco Soup 后,开始持续关注剩食问题。在举办了一场线下的小型剩食派对后,我们开发了适合本土的剩食派对工具包,免费开源给公众:只要你有一个做饭的空间,就能利用这个工具包快速办一场“剩食派对”。
去年夏天,这场派对蔓延到全国60多个空间和组织中
和我们一起成为剩食派对主人的,还有这些组织:
台北 | 橘子关怀基金会
北京 | 706青年空间
北京 | 正和岛社会责任
北京 | 三一基金会
上海 | 上海小小阳光青少年公益发展中心
广州 | 1200bookshop 中信后街店·深夜食堂
广州 | 独立自煮
长沙 | P8可持续创新社区
东莞 | D-Union咖啡馆
……
并且在一直持续到今年。
来自孟京辉戏剧工作室的黑猫剧团:
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
 
还有陆续赶来的你们。
5月20日:全国剩食派对2.0陆续开始
剩食不灭,热情不减,5月20日的瓶行宇宙第二季,BottleDream准备再搞一次大事件!我们联合几十个共创方,历时两个月进行全国大搜寻,从十几家有机农场、有机食物供应商处找到了上千斤剩食,并邀请美食达人设计餐单、大厨精心烹饪,为520个吃货准备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巨型剩食狂欢。
以#不浪费,好食光#为名的520人巨型剩食派对大抵如此
同一天,我们计划开启全国剩食派对2.0的申请通道,邀请你来做剩食派对主人。一隅厨房和几位吃货,加上原本将要被丢弃到垃圾桶的食物,因为有你有音乐,一切会变得意义非凡。
如果你想办一场剩食派对
无论你是个人还是组织,只需要 4 步,就能轻松办成一个派对。
❶ 在此填写基本信息,申请成为派对主人;
❷ 收到工具包,开始准备派对物资;
❸ 使用工具包,办一场剩食派对;
❹ 吃完饭,抹抹嘴,填写反馈。
我们改造丑食、剩食,让原本将要被丢弃到垃圾桶的食物重返餐桌,并不是为了喂饱参与活动的人们,更是要大家丢弃对丑食、剩食的偏见,重新思考食物的真正价值。

因为在这个走红的“剩食派对”背后,是一组可怕的数据——据统计每年超过三分之一(约有13亿吨)的食物在农田里、餐厅中或家里的厨房被丢弃,全球却还有7.9亿人口受饥荒之苦。

参加过剩食活动的粉丝“树下”,曾经这样评论他参加过的剩食派对:
我们一日三餐,不管每一份食物在出售时是什么状态,它们都是从泥土中生长,经过灌溉,穿过光阴,到达每个人的手中的。所谓生长,其实就是最艰难而又最珍贵的过程。因为并不是所有生长都是完美的。
未来不可预测,也许是风霜冰冻,也许是虫害,食物们仍然顽强地生存下来,最后奉献于人类的胃。满怀着这份对于“生长不易”的感激,我们难道还有理由对所谓的外观斤斤计较?也许表皮带有伤痕,也许是颜色稍有蛮化,但外观从来不应是判断食物本身价值的唯一准则。
坐在广场的角落咀嚼著经过加工的食物时,站在台前听着乐队的演奏时,内心难以抑制对于生命,对于自然的感动。那份回归于原始,回归于自然的信念一直盘旋于脑海。终有一天,我们也将回归于土壤,回归到食物来的地方,滋养下一代食物。
用一场好玩的活动,让你和食物的关系,变得更自然、更深沉。
做个真正热爱食物的吃货,才对得起“吃货”这个Title呀。